【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现在吗?”叶瑾帆问,“我现在走不开。”

叶惜默然片刻,才又开口:“在干什么?”

“陪客户做运动。”叶瑾帆回答,“怎么了?不舒服吗?”

“对,我不舒服。”叶惜低低地说了一句,随后道,“我现在就想见……”

“惜惜,我现在真的走不开。”叶瑾帆说,“在哪儿?我让司机去接。”

叶惜却许久没有再说话。

“惜惜?”

“在哪儿陪客户?”叶惜咬了咬牙,才又开口,“我过来找。”

“别闹。”叶瑾帆说,“我做正事呢,晚上回家陪。”

叶惜抬起手来,重重咬住了自己的手背,再度陷入沉默。

电话那头忽然传来什么声音,叶瑾帆很快道:“我去忙了,把地址发给我,我让司机去接。乖,听话。”

长发美女优雅气质漫步银杏林低头浅笑写真图片

叶惜没有回答,叶瑾帆也没有再继续等她,很快就挂掉了电话。

叶惜捏着电话,僵在那里,久久不动。

慕浅早在办公室里就察觉到了叶惜的不对劲,她在办公室里等了她片刻,终于起身,也走进了卫生间。

没想到刚一进去,就看见叶惜蹲在洗手池边,咬着自己的手背,脸色苍白,一动不动的身影。

“叶子?”慕浅快步上前,一把将她拉了起来。

而叶惜犹处在失魂状态,看了她一眼之后,才回过神来,迅速转开了视线。

“出什么事了?”慕浅再度转到她身前,“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叶惜通体冰凉,整个人在控制不住地微微发抖,慕浅伸出手来紧紧握住她,才终于又唤回了她的几分神智。

“到底怎么了?”慕浅问,“是不打算跟我说吗?”

叶惜终于抬眸看向她,与她对视许久,目光一点点地透出绝望与哀痛,“浅浅……”

“说啊。”慕浅看着她,“我们俩之间,还有什么要瞒的?”

叶惜张了张口,却又顿住,隔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发出声音:“他和陆棠在一起……”

慕浅脸色赫然一变。

叶惜的眼泪已经控制不住地掉了下来,她痛苦地弯下腰,艰难地开口:“我知道他跟陆棠在一起,他肯定是跟她在一起……”

慕浅只觉得焦躁。

戳人痛处她很擅长,可是安慰人这回事,她是真的不怎么会。

“哭什么?”慕浅咬了咬牙,开口道,“走,找他们去。抓贼拿脏,捉奸在床,总得亲自将他们逮住,再看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说完她就拉着叶惜要往外走,叶惜却忽然用力挣开了她的手,埋头在洗手池前,哭出了声。

“我不能去,我不能去……”叶惜低低地开口,抽泣呢喃。

慕浅重新一把拉住她,“他都这样了,还想由着他,还想继续这样下去?”

叶惜用力地摇着头,很久之后,才终于又开口:“我怕我去了,我就是被放弃的那一个……”

慕浅不由得怒上心头,“一定要被他放弃吗?不能主动放弃他吗?这样一个男人,还图他什么?”

叶惜捂脸低泣,说不出话来。

慕浅静静看了她片刻,才终于又上前一步,伸出手来轻轻抱住了她。

“就算失去他,又有什么要紧呢?”她说,“就算刚开始的一年,两年走出来,往后,三年,四年,总会忘记他的……我会陪着的,就像当初陪着我那样……我们还年轻,我们还有的是时间,以后总会遇上一个真正适合的男人。叶子,他不是良人,放弃他吧。继续这么下去,痛苦的只会是自己。”

叶惜紧紧抓着慕浅的衣服,控制不住地痛哭失声。

她们到底也没有去抓奸,叶惜哭了很久,也不愿再提及有关于叶瑾帆的问题。

慕浅只是陪着她,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男女间的事情,旁观者说得再多,终究没办法感同身受。

唯一的办法,只能让她自己想通,又或者……继续沉沦。

慕浅并不愿意看见后者,可是以叶惜目前的状态,想要解脱,只怕真的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叶惜终于安静下来之后,慕浅送她回家。

叶惜一路沉默,迷茫又绝望。

“想好怎么办了吗?”慕浅问。

好一会儿,叶惜才又看向她,一瞬间,眼神就又变得悲伤起来。

慕浅连忙伸出手来抚上她的眼睛,“今天哭得够多了,别再哭了。”

叶惜很艰难地笑了笑,眼泪依旧在眼眶里打转,却终究没有掉下来。

“我会……开诚布公地跟他谈谈。”叶惜说,“我不会再轻易相信他说的话……”

慕浅听了,心里忍不住微微叹息了一声。

叶惜忽然转头看了她一眼,“浅浅,我是不是让很失望?”

慕浅静静看了她片刻,微微一笑,“陷入爱情的女人不就是这样吗?我曾经什么样子,也见过……所以,只要不永远沉迷下去,我就不会失望。”

“可……要是我……就是一直沉迷,就是一直犯错呢?”叶惜问。

慕浅蓦地伸出手来,重重拧上了她的脸,缓缓开口:“那就赶紧给我醒过来!”

叶惜的脸被她拧得变了形,眼中依旧水汽氤氲,嘴角却缓缓扯出了一个笑容。

“浅浅,放心。”她低低开口,“这一次,我不会再被他蒙蔽了。”

车子驶入叶家别墅,慕浅问了一下叶家的佣人,得知叶瑾帆并不在家。

叶惜似乎已经冷静下来了,“浅浅,回去吧,不用陪着我。在他回来之前,我会想清楚所有事,等他回来,我会让他把所有事情说清楚。”

“好。”慕浅知道这种时候,一个人想要安静,就是真的不需要人陪,因此她并不多说什么,只是道,“有什么事,立刻给我打电话,我随时在线。”

叶惜点了点头,站在家门口,一直看着慕浅离开。

而慕浅坐在渐渐驶离的车里,也忍不住频频回望,见着叶惜失魂憔悴的样子,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回家吧。”慕浅对司机说。

车程过半,慕浅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只以为是叶惜,低头看时,却是霍靳西。

“不是让在画堂等我吗?”霍靳西说,“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