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和自己结拜成为兄弟,是为了断绝自己和高阳之间的关系,江流非常清楚。

从个人情感的角度来看,江流的心中自然是不愿意的,但是,这番话却又说不出口来。

站在李世民的角度来看,他已经做得很好了,他除了是一个父亲之外,更重要的是他还是一个国家的皇帝,要为天下万民负责。

再说了,因为自身的缘故,蝗灾四起,民不聊生,江流的心中也觉得非常愧疚。

所谓天道至公,无所偏颇;但,也天意如刀,无情无义!

李世民站在祈天台上,也静静的看着江流,这些日子以来,他也想尽了一切办法要救高阳,但是却没有效果,在李世民看来,高阳是必死无疑了。

自己收了玄奘为御弟,对他并没有实质性的损害,却能拯救这场史无前例的蝗灾,这是自己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当然,若是高阳还有一线生机,自己此举棒打鸳鸯,李世民或许心里头还有一点愧疚之感。

“多谢陛下厚爱!”,江流也静静的看着李世民,沉默了片刻之后,对着李世民弯腰行礼说道。

留下这句话之后,江流转身,赤足而行,离开了这祈天大典的会场。

跪下的文武百官和百姓们,看着江流只是不咸不淡的道谢了一句之后,便转身离去了,都面面相觑。

这番景象,分明是对皇帝心有不满吧?

森系唯美短发女生逆光触寻户外写真

有的武将,已然将手放在刀柄之上,目光看向皇帝,只要皇帝动怒下令,自己就第一个冲出去,将这藐视皇权的恶贼拿下。

管他什么十二戒疤的圣僧,这大唐境内,自然是皇帝说了算。

“哎……”,看着江流转身离去的身形,李世民却并没有动怒的样子,只是心中暗叹一声,对于江流心中的不满,他自然能够理解。

理智上江流并没有反抗御弟的身份,但是情感上他自然是非常抗拒的,没有当着天下人的面拒绝,这已经是最大程度的克制自己了。

否则,以他敢对天起誓迎娶高阳的疯狂劲,谁知道他会如何?

“好了,都回去吧”,事已至此,这祈天大典的事情,还算顺利的结束了,李世民兴意阑珊的说道,在太监的唱喏之下,坐上龙撵,回宫去了,文武百官和百姓们,也各自散去。

这祈天大典上所发生的事情,皇帝的仁慈之举,还有他与玄奘法师结为异姓兄弟的事情,自然像是飓风一般,很快就传扬了出去。

“哎,天意弄人,得御弟的身份而没有丝毫的欢喜,富贵名利如云烟,想必玄奘法师心头极苦吧?”,月宫之上,嫦娥仙子静静的抱着玉兔在手,顺手抚摸,声音幽幽。

也不知为何,自从当日玄奘法师对天起誓之后,嫦娥对于他身上即将发生的事情,就比较关注了。

“世上真有奇男子,那高阳公主,何其幸运,又何其不幸……”,远离长安数万里之遥,神仙洞府之中,一只色彩斑斓的仙鸟孔雀,化作一貌美女子,眼中满是心疼和感慨之色。

“女儿,你怎么了?”,长安城中,一处官宦之家,自从祈天大典之后,自家女儿就闭门不出,甚至丫鬟还传来话语,说房内能听到小姐的抽泣之声,这父母直接让护卫撞开了女儿的闺房,闯了进去。

“父亲,母亲,你们出去,出去,女儿没事……”,闺房之内,小姐俯身在梳妆台前,呜咽说道。

“女儿呀,你这是怎么了?因何哭泣?”,看自家女儿的模样,无缘无故的趴着哭泣,为人父母心疼不已。

“没事,女儿不是为自己而泣,实是为玄奘法师和高阳公主而泣,天意弄人,上苍对玄奘法师真是太狠了一些”。

……

之前,玄奘法师作为十二戒疤的佛门弟子,公然起誓,愿娶高阳公主为妻,此事传遍三界六道,行为举止令人觉得疯狂,但三界六道的女性,无论是人,神,仙,妖等等,却都觉得感动不已。

此番,唐皇陛下收了他为御弟,这就算是彻底的断绝了她和高阳公主之间的可能性了,再听玄奘法师受文武百官和万民的叩拜,地位尊崇,虽未拒绝,却神色冷淡的离开了。

这个反应,瞬间像是刺中了这些女人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对于玄奘法师心头之苦,这些人感动身受。

若是说此刻有人让三界六道的女性投票,谁是世上最痴情的男子,相信江流此刻定然能得票最高,被评为三界六道最痴情的男子。

……

对于这些东西,江流自然是不知道的,他的心思,都放在高阳的身上,离开了祈天大典的会场之后,江流赤足而行,直接回到了高阳的寝宫。

另外一边的大殿之上,祈天大典回来之后,李世民坐在自己的宝座上,在他的面前,袁天罡老道静静的站着,凝神捻算。

不过片刻之后,袁天罡睁开双眼,迎向李世民探寻的目光,弯腰行礼:“启禀陛下,好消息,这天下的蝗灾,正在慢慢的消退了,过不了多久,变会完消失了”。

“那就好,那就好……”,听得袁天罡的回答,李世民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放松了下来,总算是成功的阻止了蝗灾了。

这些日子,满朝文武,包括他这个皇帝,可都被蝗灾的事情闹得疲惫不堪。

“陛下……”,只是,李世民这口气还没完松下来呢,突然,一个宫女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咦?你是高阳的侍女?怎么了?公主出什么事了吗?”,看着这个跑进来的宫女,李世民刚松下来的半口气又提了起来,身子坐直了许多,急声问道。

“玄,玄奘法师,他,他抱着公主,走了……”,这宫女许是因为跑得太急了,说话断断续续,好不容易才把一句话说完。

“他抱着高阳走了?”,听闻此言,李世民霍然起身,往外追去。

皇宫大门,江流身穿白衣,赤足而行,怀中横抱着高阳,走出宫门。

门口处的守卫自是不敢阻拦,下跪行礼。

皇帝说了,见御弟如同见朕。

江流脚步不停,继续前行,只是他走过的地方,不少人都偷偷的掩着鼻子。

身几乎腐烂,高阳浑身上下,已经散发出一股恶臭的气味了,旁人不敢靠近,只有江流,抱在怀中,即便有许多脓血染在身上,也不在意。

“御弟,等等……”,不过片刻,唐皇李世民疾步追了出来,在他身后,还有许多护卫紧随其后。

江流脚步微微一顿,却并未回头,也未作答。

“御弟,你,你这是要去何处?”,闻着一股恶臭之味,李世民也是心疼不已。

“我去救人”,回了这么一句,江流继续迈步远去。

唐皇李世民则愕然的站在原地,看着他抱着高阳远去的身形。

救人?自己想尽了一切办法都没有效果,要去哪里救人?又有谁能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