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玥涛,你真该死!”

冷冷的话语响起,那人侧过脑袋。

董玥涛一愣,顿时大怒:“叶凡?你他妈的来这里干什么?!快点滚出去!”

“我来这里做什么?”叶凡冷声一笑,眼睛骤然瞪向董玥涛,“取你狗命!”

董玥涛皱着眉头,“大言不惭,你丫的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叶凡深深吸了一口气,伸出铁棍,遥遥指向董玥涛:“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解释解释,把你姐弄成这样子,到底想要做什么?”

“叶凡,老子从来没把你当成姐夫,你也没资格当老子的姐夫!特么的,我姐嫁给你倒了八辈子霉,我要把她救回来!”

董玥涛敲着大拇指,往浴室的方向拱了拱。

“强哥比你牛逼多了,又是我姐的前男友。我们流口县真正的老大,只有这种人才有资格当老子的姐夫!

他妈个巴子,你赶紧滚蛋,否则强哥出来,你想走就走不了了!”

“你觉得他有资格,所以就给你姐下药,上赶着送到别人床上?”叶凡怒极反笑,“那我觉得你跟乡下的母猪很登对,是不是也可以用这种手段对付你?”

“尼玛,你才跟母猪登对!”董玥涛捏着拳头,“你算什么玩意儿,敢来管我们的家事?”

咖啡馆里长发美眉静静等候

“无药可救!”

叶凡下定决心,手中铁棍兜转一圈,“既然这样,那我就替小君教训你这个下三滥的弟弟!”

“你娘的再说一遍!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董玥涛还没说完,一根手腕粗细的铁棍忽然迎着他的胳膊而至。

“啪”的一声闷响,董玥涛被直接砸倒,紧接着叶凡的脚踏在他的脸上,狠狠抬起落下。

“哐哐哐!”

叶凡连续踩踏五次,董玥涛的脸庞直接变形,扭曲的就跟砸烂的茄子。

“啊……”

董玥涛哀嚎起来,嘴里不断溢出血沫子,七八颗断牙也随之吐出。

“董玥君是你的亲姐姐,你娘的说得冠冕堂皇是为她好,其实行为令人发指。马上给你姐磕头认错,否则老子活刮了你!”

叶凡扛起铁棍,略显稚嫩的脸庞阴沉的快要结冰。

董玥涛没想到叶凡真敢动手,咬牙切齿的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血肉模糊的脸,发出一阵“嗷呜呜”的喊骂声,

“叶凡……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三!”

“老子要弄死你,让你……”

“二!”

“操尼玛……”

“一!董玥涛,你失去了忏悔的资格!”

叶凡速如疾风,眨眼间就冲至董玥涛身前,铁棍对准他的脑门横着甩出,一阵罡风扑面而至,吓得董玥涛眼睛暴突,前膝一个打抖,人便跪了下来。

剧烈的劲风迎着董玥涛的发际线刮过去,力道又狠又重。

董玥涛吓得心惊肉跳,不可置信的看着叶凡。

他没想到叶凡真敢砸,这一下若是打的实了,铁定脑袋开花!

董玥涛也不禁一阵后怕,可是脸上却硬气的叫道:“叶凡,有种你就打死我!看最后老姐还会不会继续跟你!”

“煞笔,有种站着跟我说话!”叶凡俯瞰着董玥涛。

“老子说不起来,就不起来!”董玥涛跪在地上,嗷嗷怒吼。

叶凡一脚踹开董玥涛,冷冷说道:“不是对着我跪,跟你姐跪去,给她磕头道歉!若是磕的轻了,我手里的铁棍可以帮忙!”

“叶凡,我曹尼玛!”

董玥涛一边骂,一边爬到床前,脑门重重干在地面上。

“我没喊停,就一直磕下去!”叶凡心里对董玥涛异常鄙夷。

别看这小子骂得凶,其实就是个软骨头,在更狠的人面前,磕头也磕得这么欢。

“咚!咚!咚……”

连续十几声闷响,董玥涛不敢放松,脑门淤青红肿,可是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了。

又磕了几下,侧身翻倒,直接把自己给磕晕过去。

叶凡皱起眉头。

“凭借这傻子恐怕的智商,不足以想到这种方式。恐怕浴室里面那个,才是幕后黑手。”

董玥君躺在被窝里,咿咿呀呀的扭动身体,脸色异常红艳。

叶凡低哼一声,拎着董玥涛走出房间,把他丢在角落里。

随后,他径直来到浴室,扯开浴室的门。

王强正在哼歌洗澡,心情十分愉悦。

只要再过几分钟,憧憬了几年的心愿终于能了却了。

一想起董玥君的美艳来,他便一阵阵亢奋。

“唰唰唰……”

蓬头里的水压很大,温水冲在身上非常舒服。

就在这个时候,浴室的门被打开,王强顿时吓了一条,连忙从边上拿来浴巾,挡在自己身上。

“你谁啊!”王强见门口站着一个满脸寒霜的陌生青年,顿时皱起眉头:“小涛呢,你干什么的?”

“滚出来。”

叶凡上前一把抓住王强的头发,把他从浴室里往外面拖。

王强这几年被酒色掏空了身体,根本无法抵御叶凡的巨力,即便倒在地上还是被拖死狗似的扯住浴室。

“你妈的找死啊……哎哟……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谁,你活得不耐烦了……”

“嘭!”

叶凡把王强往边上一丢,他顿时重重的砸在墙壁上。

“你麻痹的……”王强痛得死去活来,龇牙咧嘴的大叫道:“老子要废了你!”

“我很期待你废了我,不过在此之前,咱们俩的账先算一算。”

“算尼玛,你到底是什么人!”王强嗷嗷怒吼。

“什么人……你给我老婆下药,还问我什么人?”

王强顿时一愣,“你是那个叶凡?”

“既然明白了,那就去死吧!”

一声冷喝在王强耳边响起,紧接着便是一只大脚迎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