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苒自己也没有想到才来长安一个越便有机会参观公主的府邸了,当然,这种参观方式公主一点都不欢迎。

“滚出去!”一道尖锐的女声响起。

被踹倒在地的侍婢一瘸一拐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而后跪在马车前瑟瑟发抖不住的叩头“公主恕罪!”

“什么不三不四的人也敢到本宫面前来撒野!”马车中的女子并未露面,冷笑了一声,“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

……

还未踏进公主府的一行人脚下一滞,甄仕远一哂,对身旁的乔苒道“指桑骂槐。”

这是借着训斥侍婢来骂他们呢!

乔苒笑了笑,没有说话。陛下派来的宫婢检查过巴陵公主所带事物之后便将公主带上了一旁等候的马车,显然是不准公主横加干预。

这么明晃晃打脸的举动,怪不得巴陵公主要发怒了。

走入巴陵公主府,官差便开始搜查了起来,甄仕远转身问身边的乔苒“你要去哪里看看?”

“那两个死去的男宠,”乔苒想了想,道,“是在哪里出的事?”

甄仕远瞥了她一眼,道“已经打听过了,是在男宠所居的藏娇阁。”

清纯可人美女夏日俏丽私房照

藏娇阁,听罢这个名字,乔苒脸色不由变得古怪了起来,对面的甄仕远同样有些尴尬,轻咳了一声,说道“听说取自金屋藏娇之意。”

“如此说来,这巴陵公主不是自比汉武帝?这是心怀不轨想要谋反啊!”女孩子唏嘘了一声,感慨道。

甄仕远仿佛被她这句话噎住了,瞪着眼看了她半晌之后,道“御史台没有收纳你这样的人才真是他们的损失。”

若她是御史台的人,怕是朝廷有一大半的人都要遭殃了。

乔苒摊手,无辜道“我只是开个玩笑。”

甄仕远板着脸转过头去“我也开个玩笑,走吧!我们去藏娇阁看看!”

藏娇阁就设在巴陵公主府的后院,既然是金屋藏娇的地方,自然不会寒碜。藏娇阁造的极为奢华,从先前送到大理寺的那两具男尸身上可以看出巴陵公主偏好那等斯文瘦弱的俊俏儿郎,这藏娇阁里布置的琴棋书画也是将他们往斯文瘦弱上养,没见什么刀枪剑戟的摆设。

乔苒跟着甄仕远走了一圈,因为事发已经好些天了,藏娇阁已经打扫过了,是以也未发现什么不同。

甄仕远叫住了一个公主府的侍婢询问了事情的经过。

“两位郎君是大清早发现死在花园里的,身上也没有什么伤,周围也无人,而且其他郎君也能证明两位郎君为争公主欢心约了晚上去花园里议事。郎君们的住处有恭桶,护卫证实晚上没有人离开过住处,所以当是两位郎君自己起了争执死的。”侍婢答道。

甄仕远嗯了一声,对乔苒道“听说这两个都擅画,属于同一类,巴陵公主口味刁钻,俱是斯文俊俏也有不同的类型,每一类不会多,大抵是因为同是擅画的所以这两个一贯不怎么对付。”

乔苒听明白了原来是撞了型的互相争宠。

且这等会到公主府做男宠的多半家境不怎么样,且家里也不大在意的,不然好好的寻常人家早跑到公主府来闹了。是以这两人便是死了,公主拿些银子也了事了。只是没想到这件事被御史台的人知道了,跑到陛下面前告了状,这才闹大的。

看过验尸结果的甄仕远和乔苒当然知道这两个男宠绝对不是争宠而死的,在场一定还有别人,这两人是被人压着逼食大量阿芙蓉而死的。

“府中账册呢?”甄仕远问一旁的管事,“让人拿来,我等要带回大理寺。”

管事道这就去拿,说着便出去了。

乔苒看了看四周,对甄仕远道“我想去发现这两人尸首的地方看看。”

甄仕远点头,让侍婢带她过去。

账册很快便拿了过来,甄仕远接过,在手里翻了翻,忽地冷笑了起来“仵作证明,那两个男人是吸食阿芙蓉而死的,为什么账册中没有阿芙蓉的记录?”

管事脸色一白,一下子怔在了原地。

“不要同我说不曾买过阿芙蓉,尔等不曾买过阿芙蓉难道是这府中自己长出来的不成?如此更好,罪加一等!”

管事吓的“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忙道“大人饶命,小的……”

“你以为外头那位还能保得了你不成?”甄仕远打断了他的话,将账册扔在了地上,“本官劝你还是想好再说吧!”

“外头那位如今自身难保,你当如今的陛下还是先帝不成?陛下当年未登基时,外头那位可没做过什么好事,出言讽刺什么的倒是不在少数……”

“小的知错,小的知错!”管事不住的磕头,“小的这就去将记有阿芙蓉的账册拿来!”

“还不快去!”甄仕远一声怒斥,将人轰了出去。

就知道这府里

的管事下人拎不清还有帮着隐瞒的,殊不知,他们敢来自然是早心里有底了,拿一本没有阿芙蓉记录的账册想要糊弄谁?

不过方才的话也不是假话,如今巴陵公主犯了事,陛下未必会饶过巴陵公主。

毕竟当年谁也没有想到女帝能登基,为争宠什么的,这些公主当年可没少得罪陛下。

不过也幸好如此,便是金枝玉叶的公主,他们查起来也不用顾忌太多。

……

……

等账册的功夫,女孩子已经去而复返了,不同的是这一次她手里多了一根铁签状的事物。

“这是什么?”甄仕远看着她手上的铁签奇道。

“在现场的草丛里找到的。”乔苒道,“封仵作的验尸文书上不是写了么?那两具男尸手上臂上有擦痕,疑似是尖锐扁平的事物所致,你看这个像不像?”

甄仕远默然了一刻“兴许吧!”他只看到了验尸结果,文字描绘的结果同亲眼看到还是不一样的,没有这么快反应得到。

而亲眼见到过那两具尸首手上臂上擦痕的乔苒自然很快就反应到了。

“这是什么?”乔苒摸着手里的铁签问甄仕远,“甄大人见多识广,可曾见过这种事物?”

tianzuobu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