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席散场,送走了尉迟宝琳和程处嗣,看着这两个家伙勾肩搭背,摇摇晃晃的走了。

苏大为不禁摇摇头。

程处嗣临行前还醉态可掬的说要把他几个兄弟也带来,介绍给苏大为认识。

不过被尉迟宝琳给揭穿,八成是看上苏大为酿的酒了。

程处嗣脸皮倒是厚,不但没否认,还哈哈笑着夸苏大为酿的酒乃是一绝,下次应该多酿点,让他带回去给老爹尝尝。

他这是吃完不算还想打包呢。

苏大为苦笑一下,对这程家人的行事风格,算是有所了解了。

不过平心而论,程处嗣这人还不错,粗中有细,不惹人讨厌,而且也挺讲义气,平时有事找他绝不推托。

在鲸油灯的生意上,程处嗣也没少出力。

从长安出去一路上,也亏了他不少关系上下打点。

“哥~”

聂苏的声音将苏大为从思索中唤醒。

美妙的私房小妹休闲时光

回头一看,看到聂苏怀里抱着黑猫小玉,快步跑了过来。

“哥你来,我带你去个地方。”

“什么?”

聂苏拉着苏大为,向院里走去:“我发现一个地方,看星星可好了。”

“所以你就带我上房顶?”

片刻之后,苏大为和聂苏坐在自家房顶屋檐前,有些无语的道。

“哥,你看在这里,离天都近一些,天上的星星都好漂亮。”

聂苏伸手像提想要抓住天上闪烁的星辰,纤细的手指,从她的视线看,好似于星星们融为一体。

“才这点高度怎么会近。”

苏大为躺下来,后脑枕着自己的胳膊,小声嘀咕道:“你是没见过真正的高楼。”

小玉就蹲在苏大为脑袋旁,也学着人一样,仰首望天,一双猫瞳里闪动着深邃的光芒。

比起去岁,黑猫胖了许多,缩在那里,好像一个黑色的肉团。

“小玉,你该减肥了。”

苏大为话没说完,小玉的猫尾甩过来,一下抽在他的鼻子上,差点把苏大为的眼泪给打出来。

“过份了啊。”

苏大为坐起来,揉着揉又酸又涩的鼻头,瞪它道:“还不让人说了?要正视自己的缺点,知不知道?”

“哥。”

聂苏手脚并用的爬过来,把一脸不情愿的小玉重新抱进怀里,冲苏大为嗔道:“别凶小玉,媚娘姐姐说过要好好照顾它。”

“我哪里有凶,它凶我还差不多。”

苏大为看了看小玉冲自己伸出的猫爪,肉团似的爪上,几根勾爪无声无息的弹出来,寒光凛凛。

他不由悻悻的转过头,重新枕着胳膊躺下来,算了,不跟猫一般见识。

古人说了,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嘛。

小玉,就是家里的小人,一定是。

看它平时阴险的,上次幻灵失踪的事,这臭猫明明知道,却一直不肯透露半分。

还有上次小玉跑出门,和那个半妖干了一架,它是什么时候认识那半妖的,其中有什么缘故,小玉依旧什么也不说。

有时候看着它双眼的时候,苏大为会有一种错觉,这哪里是只猫,简直就是个城府深邃的人。

就连聂苏问小玉,这猫也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

偏偏聂苏还很喜欢它。

恐怕天下,这猫也只愿意听武媚娘的话了。

“媚娘姐姐入宫好久了。”

“嗯。”

“我听阿娘说,媚娘姐姐有身孕了,是不是快要生了?”

聂苏又嘀咕着:“不知生孩子痛不痛,想到媚娘姐姐要有孩子了,感觉好神奇啊。”

“女孩子家家的,不要老想这些古怪的问题。”

苏大为忍不住打断她道:“要是无聊的话,可以跟阿娘学点针线活……”

“才不要,上次听你的学针,结果把人家手指都扎疼了。”

聂苏向苏大为伸出食指:“你看,你看!”

“好好,不学针线,还可以学点别的。”

“那你带我学破案呀。”

“呃这个不行。”

“整天呆在家里,人家会闷的嘛。”

聂苏屈起双膝,将小玉放在膝上,自己的下巴压在小玉毛茸茸胖乎乎的背上,她的腮帮子鼓起来,好像真的生气了。

见她这副模样,苏大为不禁有些心疼。

平日里自己不许她出去,她就只能在家里院子里找黑三郎和小玉玩,时间久了,是会憋出病来。

“要不找时间,我带你和阿娘出去踏青。”

“真的?”

聂苏猛地抬头,两眼闪动着光,一脸惊喜。

“真的真的,哥哥答应你,不过要等到我有时间。”

“阿弥!”

下面突然传来柳娘子的喊声:“快下来帮我收拾,还有小苏~”

“哦。”

聂苏吐了吐舌头,冲苏大为伸出小指:“哥,拉勾。”

月光照入房间。

坐在书房间的房遗爱,有些颓然的将手里的书放下。

还是一样,这东西,他看不进去。

父亲生前一直让他多看书,可惜,他虽是大唐名臣房玄龄之子,却偏爱武艺,不好读书。

太宗在世时,还曾征调他一起出征高句丽。

想起来,金戈铁马,箭如霹雳。

现在回忆起来,胸膛里的血还是热的。

他的手不自觉的握紧,好像当年在战场上握紧横刀。

不过,现在手里的只有书卷。

房遗爱回过神,摇摇头,放弃了继续看书的想法。

他站起身,转动了一下发酸的肩膀,眉头忽然皱在一起。

最近,他有一种感觉。

这种感觉很莫名,说不出缘由,但就是感觉到不舒服。

似乎自己被什么东西给盯上了。

这种感觉他很熟悉,那是在战场上,被隐蔽在暗处的敌人盯上的感觉。

这是出于一个武人对危险的直觉。

可是细细查探,又找不出这种感觉的由来。

大概,是自己多心了?

当今陛下登基已经是第三年,大唐如今四海升平,百姓安居乐业,朝堂上虽说长孙无忌大权独握,但各方也相对稳定。

自己身为房玄龄次子,对陛下忠心耿耿,被封为太府卿、散骑常侍,又封右卫将军,哪里会有什么危险?

嗯,除了那一件事。

他抬起头,向正南方看了一眼。

自己与大哥房遗直,三弟房遗则的关系更加恶劣了。

这一切自己不愿意看到,却又不知该如何解决。

头脑里,闪过自己的妻子,合浦公主高阳的脸庞,他不禁叹了口气。

“驸马。”

隐隐的,听到高阳的声音飘来。

房遗爱甩了甩头,将脑子里的杂念抛开,应了一声,推开书房大步走出去。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离开不久。

从书房的房檐上,突然有一个黑衣人,以倒挂金勾的姿势垂下来,向着书房里小心窥探。

随后,黑衣人飘落下来,轻轻推开书房门……

天还没亮的时候,长孙无忌翻身从床榻坐起。

多年以来,他形成了习惯,每天到这个时候,都会醒。

尔后梳洗,整理衣冠,直到上朝。

时间分毫不差。

这是长久以来形成的条件反射,已经刻入到骨子里。

他一向是个很自律的人,无论多晚睡,这一点都不会变。

“什么时辰了?”

“主人,和平日一样。”

黑暗里,有人答应。

长孙无忌伸手,接过婢女递上来的折叠如方块的热毛巾。

微微抖手摊开,热气腾腾的捂在脸上,沉默了片刻,感觉精神一振。

毛巾的温度,也和平日一样,丝毫不差。

起身,在下人的服侍下更衣,洗漱。

他踱步到一人高的铜镜前,正了正衣冠。

看着铜镜中面庞模糊的自己,不禁自嘲的笑笑:“昔日太宗在时,曾言魏征为他的铜镜,如今太宗与魏征皆已做古,想来让人唏嘘啊。”

四周一片沉默,无人敢接他的话。

直到这个时候,长孙无忌才想起来什么,回头道:“那件事怎么样了?”

门前阶下,有人跪拜道:“小人昨夜去查探过,有一些书信……”

“呈上来。”

片刻后,长孙无忌眯起眼睛,看了看手里的东西,嘴角微微一笑:“备马。”

“唯。”

坐在马车里的时候,享受着几乎要把老骨头拆散的颠簸,长孙无忌开始翻看手里的信件。

当看到一个名字时,他嘴角的笑意更大了几分。

“嘿嘿,有趣啊有趣,正好,数纳入老夫掌中。”

想起即将到来的一场风暴,而这风暴将由自己一手掌握,长孙无忌忽然感觉,自己老迈身体里,血液又热了起来。

已经多久没有这份久违的激动了?

大概从太宗离世,自己掌握整个朝堂以后吧。

这几年……

实在有些太过安逸了。

当年的敌人,还没有清算干净。

是时候了。

他想着,抬头从车窗外看向天际。

灰朦朦的天,布满阴霾,似乎什么也看不清。

突兀的,一个念头不知为何从心中浮起。

先帝的铜镜是魏征,那老夫的铜镜,又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