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晴在赵凡的鼓励下,攥紧拳头冲着以血写了赵寻生辰八字的白布小人就是一拳,至此一发不可收拾,左勾拳、巴掌、掐脖子,扔在地上狂踩……

与此同时,西华大厦35层的,少主卧房。

躺在沙发上的赵寻,身体猛地扭曲开来,响起啪啪的声响,一会儿是脸,一会儿是肚子,或是身,他直接就被惊醒了,双眼布满恐惧之色。

“我他妈喝多出现幻觉了?”赵寻犯着懵,下一秒,他脸像被一道无形之力打来,连带身子都栽倒在地,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打的次数越来越多,力道堪比先天后期,一下两下没事,多了他也吃不消,关键根本不知道怎么还手,抡出去的拳头打到的仅是空气。

赵寻鼻青脸肿,尤其是在被扼住脖子时,近乎快喘不过来气了,他眼眸越发的惊恐,“我……我撞鬼了?阿晴,阿晴,快来啊!”

然而却没有回应,赵寻恨恨的说:“臭婆娘,关键时刻不在。”便拿起手机准备联系父亲,又被无形的一脚踢翻在地,手机也掉地上摔坏了。

持续了足有半个小时,终于停下。

赵寻见半天没再被打,他心有余悸的倚在墙边,实在想不通怎么回事。

隔了两分钟,门被推开,皇甫晴心情大好的翩然而入,她是上来验证“范兆”那打小人术法是否真的有效,在望见墙壁前狼狈不堪、模样极惨的赵寻时,心中已然将“范兆”当成神来看待了。

身为始作俑者的她,奚落的笑道:“哟?赵大公子,这是拈花惹草时被狐狸精的男人捉奸给暴打了吗?”

“敢笑我?!”赵寻爬起身,眼中喷火的望着她。

皇甫晴无所畏惧的说:“有本事你就动手打我。”

清纯美女化身森林里的小精灵甜美写真

赵寻攥住的拳头,很快又松开了,他是不敢打对方的,即便是天生废脉,也终归是皇甫家的嫡系千金,平时在外边乱来已是底线了,若真动手打了,恐怕事情就大发了。

“报应,这就是报应!”

皇甫晴转身又出了门,去保姆所住的隔壁,推着儿子的婴儿车,下楼散心去了。她脑海里边时不时浮起那张平淡无奇、眼眸却极为传神的脸,时不时的笑上一下,宛如芳心暗许的少女般,相见恨晚的呢喃道:“或许,这大概就是魅力吧,却可惜,我已沦为嫁作人妇,更是联姻的牺牲品,又生育一子……”

……

西华大厦之中,第十层。

赵凡并不知道皇甫晴的想法,他一把火将白布小人烧为灰烬,便躺在床上拿起《碧海潮生功》翻阅。

越看,就越是心惊肉跳。

京城赵家的武道功法,比月家的《月吟诀》,不知高明了多少,甚至,滴水不漏,他来回看了几遍后也没发现哪有不妥的漏洞。

《碧海潮生功》,别说在武道界,哪怕放在隐门诸多势力中都排得上号,若是一对一的情况下,赵凡都不敢保证自己能敌得过境界持平的赵家子弟,但半斤八两还是没问题的。

“这和改后的月吟诀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却非男女通用,仅限于男性。”赵凡稍作思考,便打定了主意,暂时不助林芊芊入道了,因为京城赵家应该还有《碧海潮生功》的女版。

而这份男版的,赵凡也能拿来给身边的人修炼,虽然越好的功法越难理解,可龙行一步,也胜得过虫行百步。

所以,他拿起笔,开始在册子上的空白处将不易懂的地方进行标注剖析,以便于学此功法的人更快心领神会。

不过赵凡并未详解的太透彻,点到为止,仅起到一个大势风向标的作用,若是路铺平,缺乏自身的感悟,注定在超凡之路中走不了太远。

下午连班都没上,反正西华公司够大,平时没啥幺蛾子,有老钱和夏姓中年顶着就行。

傍晚六点半,赵凡略显疲惫的合上了册子,将之收入了珈蓝须弥玉,已部标注完毕,在始终都保持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下,可累的不轻。

他虽然不是绝世天才,却是天生灵根,论理解力,过去连舅姥爷都叹为观止,虽然才花了一个下午就把京城赵家这晦涩难懂的功法吃透了,但他觉得还是慢了。

殊不知,这事若是被京城赵家的子弟知道了,怕是会一口老血吐死,哪怕天赋再高的,没个十年都不敢说保证准确性的前提下摸透它,若天赋低的,一辈子连先天部分都够呛。

这便为灵根。

大造化一脉,术法繁杂,因此,每一代寻觅传人的首要标准之一,就是灵根。刘万福的孙女瑶瑶,身怀灵脉,这与灵根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却又更逆天,开窍后无需养气,灵脉直接吸纳天地灵气,补损的速度也极快,前脚耗完,后脚说不定就又满了。

“时间还早,先睡会。”

赵凡闭上眼睛,一觉睡到晚上十一点,便养好了精神。他在脑海回顾了几分钟,便取了须弥伽蓝玉中备用的黄纸和一坛子雄鸡血,以诛邪笔蘸着画起了符箓。

僵尸皇爆发起来的力量,比目前的他要强,无法直接硬碰硬,故此通过符箓削弱对方,方可有一战之力。

降尸符。

龙阳火符。

镇尸咒。

赵凡每样画了六份,便收笔揣在了口袋,差不多能削个三成上下,为了以防万一,他联系了神秀,让他开着风倾城的车,赶往丰台郊外的那处工地,有大罗无生咒的加持,等于上了双保险。

赵凡下楼途径岗亭时,夜班保安打招呼道:“队长,去过夜生活啊?”

“哈哈,哪有那个闲钱,就去泡会网吧。”赵凡搪塞的一笑,走到岗亭视线看不见的地方,等了五分钟,便拦到了一辆出租车,赶往目的地。

抵达时,赵凡来到小洋楼的墙边,怕被墙内棺材中的僵尸皇察觉,就施展了敛息之术,倚在那等待。

这个点,宿舍都没睡觉。

很快,灯灭了,他又等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徐壮的老婆又如昨夜一样,目光无神走姿怪异的朝这边行来,徐壮则尾随过来时直接到了五十米外。

待女人翻入窗户后,赵凡就去了徐壮那边。

“大师。”徐壮尊敬的问:“啥时候开始啊?”

赵凡点头说道:“等那干尸完事之后,便是它的疲软期,我的把握更大些。”

“好吧……”徐壮想到家婆娘又要邪秽东西给棺震一次,就郁闷不已。

过了一会儿,远处亮起两个渐行渐近的车灯。

“跟我来。”赵凡知道是神秀来了,迎过去同时,头也不回的吩咐了句。

徐壮老老实实的跟着。

车子停下,一个寸草不生的大脑袋当先映入眼帘,“九零后天师,深夜召唤不知所为何事?”

“八零后神僧,今晚又是一番恶战。”赵凡笑道。

“是吗?那贫僧得补充下。”神秀跳下车,把后备箱一拉,拖下来一个鼓鼓囊囊的麻袋,解开扎的口子后,倒了一地的肉质零食。

就跟上辈子有血海深仇般,他抓起一袋猪肘子狠狠撕开包装,往里边塞。

徐壮看的目瞪口呆,心道这一看就不是个正经和尚。

赵凡闲得无聊,便拿起瓜子,一边嗑着一边说了僵尸皇出土的事情。

“雾草,这么的大家伙?”神秀嘴上撕咬的动作都是一滞,说道:“提到这玩意我就有阴影,记得过去那次对上的一头僵尸太子不,还是处于成长期的,咱们亏了地形有利,否则差点嗝屁着凉了。”

“是啊。”赵凡慨叹了下,这时,他耳朵一动,便望向小洋楼的方向,意想不到的是,竟然……又有一道女子的身影翻入了那个窗子!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