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擦”一声,电话掉落的声音忽然响起。

“总经理,总经理!”服务生连忙惊呼,“怎么了,总经理,你怎么了?”

“咳咳,没事儿,没事儿!”杨总带着一声颤儿,低声问道,“你说那个人叫什么?”

“额……好像是‘叶凡’吧!”服务生转头看向自己的同事,得到确认后,便肯定地再重复了一遍,“没错,是‘叶凡’!”

杨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叶……叶凡?特么的,你们给我好好服侍,别说是用我老大的户头开包间,就算是要我老娘陪酒,你们也得应下来!

我现在就过去,你们马上送过去最贵的酒,最好的小菜,最漂亮的小妞!对了,别收钱,如果谁敢要小费,老子砍死他!”

说完,杨总略有些无力地倒在沙发上,浑(身shēn)都被冷汗给打湿了。

这两年龙哥嘴边最经常挂着的名字,就是“叶凡”!

杨总和龙(春)的关系非常好,虽然不知道叶凡是什么来头,不过能被龙哥当成偶像,肯定不是普通人呐!

晃过了一会儿神,杨总连忙给龙(春)打电话。

可是,连续打了好几个,龙(春)都没有接,估计他要么睡了,要么正在办事儿。

杨总知道深浅,不再继续打电话,当机立断准备先稳住叶凡再说。

冬日里的围巾少女青春活力

却说叶凡和罗学超被带进一间两百多平的豪华包间。

在这里,无论是卧室、沙发,浴室,还是家庭影院,一应俱。

“……”罗学超环顾一周,指着房间的豪华物品陈设,眼睛是直抽抽,“太……太牛批了!”

话音刚落,十余个服务生便推着一应酒水、小吃、甜点进来,恭敬地摆放在长长的水晶茶几上。

叶凡淡淡一笑,跨着沙发就坐了过去,“我累了一天,也没好好吃点东西!学超,来尝尝!”

罗学超是无奈到死,讪讪笑道:“叶哥,我们不是来找人的么!”

“不着急!”叶凡摇头一笑,现在有了这个领班帮忙,应该就不用林轩羽和林一两个苦力,跟没有头的苍蝇一样四处乱撞了。

于是,他看向那个年轻领班,“朋友,能不能帮我找个人呢?”

“先生,请吩咐!”

这回还没等年轻领班说话,那十几个服务生倒先一个个弯下腰来齐声回到。

叶凡眉角一掀,这些人什么(情qíng)况?难道说自己报了龙(春)的名字,(身shēn)份这么快就泄露出去了?

“我有点事(情qíng)想问你们。”

“请大哥吩咐!”服务生再次恭敬地弯腰。

罗学超是傻了眼了,“叶哥,这些人在干什么?”

叶凡摆了摆手,看向那个年轻领班,“现在,你们给我去找一个小女孩。恩,她大概是半个小时前左右进来的。

你们去查查进出记录,只要是这个时间段左右的女孩子,都给我叫过来了。对了,她没有出示会员卡就直接进来的。”

年轻领班“啊”了一声,低声回道,“先生,不出示会员证就能够从大门口走进来的,也只有我们的工作人员了。女孩子……先生,你是来找妹子的吗?”

“妹子?”叶凡愣住了。

江韵肯定是没有出示会员卡的,她来这里好像和看门的那三个小鬼很熟,难道……妮玛,她在这里做小姐?

叶凡心中顿时蹿起一阵暴怒,“啪”的一声巨响,便拍着茶几站起(身shēn)来。

茶几在叶凡的重掌之下,瞬间倒塌,五厘米厚的玻璃碎成一片一片。

“你们给我听着,今天晚上九点至十点来上班的小妹,部都给我找来!要是漏了一个,你们这家店,明天就等着关门吧!”

叶凡冷冷的看着那些服务生,让他们噤若寒蝉,一个个连连点头,逃一般地跑出包间。

现在叶凡非常愤怒!

按照这些服务生的意思,也就是说江韵很有可能会在这里出台做小姐!

当然,叶凡并不是看不起小姐,那些都是苦命的人。

可是,江韵做起了小姐,这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如果不是自己碰巧遇到,也不会发现江韵居然干起了这个行当。

叶凡对江韵的做法非常的不悦,如果她站在自己面前,估计这一巴掌都会直接甩过去了。

不一会儿,二十多个小姐被年轻领班给带了进来,恭恭敬敬地站在沙发前。很显然,她们都被告诫过,故此一个个都十分紧张,连头都不敢抬。

这位爷可不是来乐呵的,看那些服务生的表(情qíng),都好像怕死了他。

“头都抬起来!”叶凡微微吸了一口气,低声喝道。

小姐们的脸上没有了以往的勾人心魄的媚笑,一个个连大气都不敢喘,慢慢地抬起脑袋。

叶凡环顾一周,脸色随即冷了下来。

罗学超在旁微微皱起了眉头,“叶凡,好像江韵学姐不在这里啊,会不会是你搞错了?”

“搞错?”叶凡冷着脸低喝道:“我亲眼看着她进来的,不可能搞错!”

罗学超挠挠头,讪讪的闭上嘴巴。

女孩子们面面相觑,眼神躲躲闪闪,根本不敢去看叶凡和罗学超。

忽然,一个女孩子弱弱地站了出来,低声说道,“两位大哥,我们……我们还有两个姐妹,在……在陈社长的包间里陪酒。她们……她们俩也是九点多来上班的。只不过……”

女孩子的声音越来越弱,叶凡有些不耐烦,“大声说!”

“陈社长说他们正玩的高兴,不许任何人打扰,就算是天王老子,也别想从他那边带走小妹……”

“哼!”

叶凡“唰”的一下站了起来,从怀里掏出两沓钞票。

“姑娘,这一叠是你的奖励。另外一叠,这是其他人的出场费。罗学超,我们走。陈社长?什么玩意儿!那个谁,带路!”

叶凡指着年轻领班,低声喝道。

“是,先生!”年轻领班连忙点头,恭恭敬敬地弯着腰为叶凡和罗学超打开了包间门。

叶凡和罗学超二话不说,大跨步的就走了出去。

来到服务台,叶凡忽然停下了脚步。

“给林轩羽他们打电话,到一楼集合!”叶凡对罗学超吩咐一声。

不一会儿,林轩羽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叶哥,罗学超说你找到江学姐了,怎么个(情qíng)况?”

“江韵可能在这里上班……”

叶凡这话一出,林轩羽等人顿时惊愕。

上班?上班是好听的话,难听点就是来这里出台做小姐了!

“叶哥,这不是打你的脸么!走走走,去找个说法!”林轩羽怒声哼道。

虽然他搞不懂叶凡为什么要对江韵这么上心,不过看他的模样,似乎对江韵有点意思。

林轩羽很讲义气,见不得兄弟喜欢的女孩在外面乱来,心里的火气“唰”的一下便蹿了起来。

罗学超挠挠头,小声劝道:“叶哥,还是先找到江学姐再说吧。”

“恩!”叶凡深深地呼吸着,将年轻的领班唤到(身shēn)边,“带我们去!”

“是!”年轻领班连忙引着叶凡他们,往二楼的豪华包间走去。

在豪华包间门口,站着四个穿着黑色西装的高大汉子。

前边林轩羽来到这里,还没往里面看几眼,便被这四个黑衣人给推开了,心里就憋了一口气。

如今有了叶凡做后盾,林轩羽前所未有地强悍起来,上去对着两个黑衣人就是一阵猛踹,“妈的,让你们嚣张,敢推我……”

这一顿拳打脚踢的突袭,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特别是罗学超和叶凡,惊愕地对了一眼。

罗学超倒吸一口冷气,“没想到林轩羽同学,居然这么勇敢!”

另外两个黑衣人也反应过来,上前就要反击。

“谁敢动我家少爷!”

谁知道林一顿时大怒,伸出蒲扇一般的大手,一边一个,上前就将两个壮汉直接背摔。

两个壮汉加起来也有三百多四百斤,就这么被他犹如沙包一样,重重地摔倒地上。

生气的林一所爆发的力量,可见一斑!

“哼……”两个黑衣人一翻白眼,都昏厥了过去。

林轩羽一愣,“小一,你好像比我还厉害啊!”

“多谢少爷夸奖!”林一脸蛋微红,侧(身shēn)让开。

地上两个黑衣人一抹脸上的鼻血,便快速爬了起来。

林轩羽见状,抬手上前擂了他们几拳。

黑衣人还没站稳(身shēn)子,便再度被打到在地,直接陷入昏迷。

林轩羽的(身shēn)体力量达到极限,虽然离世界一流拳头还有些差距,但是一拳的威力足以打趴一个壮汉。

罗学超见林轩羽把两个黑衣人打趴,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也吓了一跳,不可置信的喃喃了好一阵。

他知道叶凡厉害,但没想到林轩羽也不是吃素的。

林一把四个黑衣人拖到一遍,叶凡抬脚就踹向了包间的大门。

“轰!”的一声,大门倒飞,砸在地上飚(射shè)出一大片的木屑子。

包间里大概有二十几个人,七八个中年男子,十来个女孩。

叶凡这一脚,让回((荡dàng)dàng)在包间的歌声戛然而止。

在安静了几秒之后,一个中年胖子怒气冲冲地跨过茶几,走到叶凡他们面前,“妈的,你们是谁,找死吗?”

叶凡看都没看这个大胖子一眼,绕过他往沙发那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