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鬼如八爪鱼,死死缠住了司机。

就在陈生俯冲而去之时,他的胸口已被接连撞击了三次。

每一次,都蕴含千钧之力。仿佛要将他的五脏六腑都给捣碎。

他满嘴鲜血,染红了司机的衣领。眼神也逐渐浑浊。灵魂仿佛出窍,只靠一口气劲顶着。

等待着陈生的致命一击!

嗖!

刀锋逼近,陈生义无反顾。浑身冒出杀伐之气。

被束缚住行动的司机难以大动作躲避。胸口被扎了一刀。却并不够深。

砰!

愤怒的司机一脚踢飞陈生。

当场踢断了陈生两根肋骨。

“你们都得死!”司机怒吼。

宅女的日记私房唯美麻花辫梦幻治愈怡静写真

一掌拍在老鬼头上。登时满脸鲜血。双手几近松开。

“再来。”

老鬼眼神一亮,耗尽体内最后的力量。面无表情道:“陈生。再给他一刀。”

砰!

砰砰!

司机抬起手肘,疯狂撞击老鬼的胸口。

他的胸腹已然被击打得变形。

满嘴牙齿,也被磕碎了大半。

此刻,老鬼气若游丝。却依旧死死攥住司机的身躯。

呼哧。

浑身剧痛,仿佛被钢针穿透的陈生重新站起来。

他浑身是血,如一个从血池里爬出来的血人。

肋骨的断裂,令他疼痛难当。

可他握刀的手,依旧沉稳而坚实。

“攥住了。”

陈生拔刀。

嘴角掠过一抹狰狞的诡笑。

他心知老鬼必死。

而他,也没想过苟活。

只要能干掉眼前这个司机。

只要能确保夫人的安。

死不死,又有什么关系?

主人对他的唯一要求,就是保证夫人的安。

他做到了。无愧楚云,无愧天地。

死后,也可以继续在那群下地狱的暗影面前耀武扬威。

得意洋洋的告诉他们。他陈生,是为何而死。

嗖!

陈生脚下一蹬。如一道利箭,突然窜向了司机。

而老鬼,也在此刻力以赴,死死控制住司机的身体。

“干掉他!”

满身鲜血的老鬼一声怒吼。

仿佛用尽了最后的力量。

在陈生一刀出手,并捅进司机身躯时。他浑身僵直,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他死了。

僵硬地死在了司机的后背。

但他的双手,依旧死死攥着司机的双臂。

指甲,深深地嵌入了司机的皮肤。

而陈生那一刀,也毫不保留地扎进了司机的胸膛。整个刀身,没入身体。

空旷而阴森的终点站,陷入了平静。

一阵阴风拂面,忽然令苏明月后背发冷。

陈生,死了吗?

当他一刀扎进司机胸口时。她分明瞧见,司机的铁拳,也狠狠砸在了陈生的胸膛。

那一拳砸下去,苏明月甚至听到了骨头爆裂的声音。

她就算不了解武道,在医学方面,也只有最基本的常识。

可胸骨断裂,风险极大。

极有可能扎进五脏六腑,造成大量内出血死亡。

此刻。陈生僵硬地站在原地。手掌依旧稳稳地握住刀柄。仿佛司机不倒下,他也不会倒下。

“我说过。我会杀了你。”

陈生沉稳的嗓音响起。

然后缓缓拔出了刀锋。

扑哧!

他又狠狠地扎进了司机的身体。

“我陈生奉命保护夫人。”陈生咧开嘴,精神状态已萎靡到极致。就连呼吸,也异常艰难。“我不死。你休想动夫人半根汗毛。”

“这是我的使命。”

“是我对楚云的承诺。”

苏明月双眸泛红。

她生存在和平年代。司空见惯的,是家族斗争,是利益算计。是人心的险恶,以及劣根性。

她从没想过,这世上还有像陈生这样重情义超过生死的男人。

上一次,他为了自己而毁掉了半张脸。

这一次,他又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宁可战死,也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自己分毫。

他与楚云之间,究竟存在着怎样的感情?

真的只是欠了楚云一条命吗?苏明月不信。

“你真的不错。”

司机奄奄一息,抬眸看了陈生一眼:“但你真的以为自己成功了吗?”

“组织要谁死,她必死无疑,上帝也救不了。”

话音刚落。

司机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气绝身亡。

而一道平缓的脚步声,骤然响起。缓缓朝苏明月走去。

这是一道清瘦的身影。

夜幕之下,他显得既神秘,又可怖。

他浑身流淌着强者气息。

强大到光是看一眼,就能感受到威压的恐怖强者。

组织内排序最小,但实力深不可测的五长老!

领导层亲自出手,就是为了确保此次任务万无一失!

风衣男,只是先锋。

司机,也只是黄雀。

真正的终结者,是五长老。

正如司机所说,组织要谁死,她必死无疑!

上帝也救不了!

陈生扭头,看了霸长老一眼。

然后,他扫了老鬼一眼:“真羡慕你。眼一闭就没事了。”

剧烈的干咳响起。

陈生呕出一滩鲜血。

拖着近乎报废的身躯,缓缓走向五长老。

并用那连站都快站不稳的身躯,挡在了苏明月的面前。

目光坚毅而冷漠地直视五长老。

“夫人。抱歉。是我无能。”

陈生深吸一口冷气。用那麻木到失去知觉的手臂,握紧了刀锋。

“我不能陪您走到最后了。”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苏明月皱眉道。“你已经尽力了。”

陈生并不欠她什么。

却用性命,来确保自己的人身安。

真要算,是她欠了陈生一条命。

此时此刻,他又何须说抱歉?

“但我做的还不够。”

陈生扬起刀锋,咬牙说道:“现在,我唯一还能为您做的。就是劈出最后一刀。”

嗡!

陈生扬起刀锋。

如一台不死不休的战斗机器。

根本不知何谓生死,何谓害怕。

哪怕面对再强大的敌人,他也毫不畏惧。

在他心中,永远只有一件事值得敬畏。

那就是对楚云的承诺。

对他的主人,他兄弟的——承诺!

“夫人,保重。”

陈生说罢。

迈动艰难的步伐,浑身淌着鲜血,拎着刀,走向了仿佛能吞没天地的五长老!

他目光坚毅,不畏惧,不害怕。

仿佛赴死对他而言,并非难事。

他最大的遗憾,是拼尽了所有,却没能保护好夫人。

他愧对主人,愧对在地狱等他的暗影。

“哥们。让你失望了。”

陈生喃喃自语。

然后,他双目绽放精光。

一声怒吼,冲向了五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