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别看狐狸形象气质很美少女,双商也不低,偏偏脑子很轴。基本聊个三两句,她就会语出惊人,让人没法往下接。

当然,这世上能跟狐狸聊超过三句的,本就不多。所以她这毛病一直没改。还有愈演愈烈之势。要不陈生这帮人也不至于如此怕她。

送狐狸回了酒店。

楚云本想溜之大吉。

后者却邀请他上楼坐坐。

“喝了不少。睡一觉养养精神吧。”楚云含蓄婉拒。

“这叫多吗?”狐狸站在电梯口,清秀而精致的脸庞上。毫无表情。“也就漱口。”

装什么装!

三斤二锅头下肚,也就漱口?

不过人家千里迢迢来华夏帮他,总也不能太矜持。点点头,一同进了电梯。

陈生安排的是总统套房,住宿环境不错。可楚云刚进屋,就发现那床没人动过。反倒是沙发有触碰过的痕迹。

清纯长发女神许诺白衬衫露美玉肌肤真空写真

“还在睡沙发?”

很显然,楚云了解狐狸这个不太正常的生活习性。并未感到惊讶。

“有什么问题。”狐狸拉上窗帘,严格执行黑暗人士应该具备的素养。

“睡床舒服啊。”楚云摇摇头。

见狐狸拉上窗帘,他也就不抽烟了。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抿了两口。

“没觉得。”狐狸坐在飘窗上,透过没封死的窗帘缝,扫了眼明珠城璀璨的夜景。

得,这话题又聊死了。

狐狸身高一六六。感觉两条腿就得有一米二。堪称腿怪。她也不是惜字如金。就是聊天方式很费话题。动不动就聊死了,楚云也不是话题生产机,能无脑输出。

不过二人相识近五年,倒也没必要硬着头皮聊。有就说,没有就这么安静坐着,也不觉得尴尬。

“还好吗?”狐狸随口问道。

身上没什么女杀神的戾气。就是个稍微有点轴,不善聊天的美少女。

“挺好。”楚云点头。放下茶杯道。

上次见面,楚云还是单身贵族。

这次却成家了。而且即将在顶梁的努力下立业。事业爱情双丰收,走上人生巅峰。

“陈生说敌人很多。”狐狸说道。“列个单子给我。我离开前全杀了。”

楚云眉头一挑:“太贵,我请不起。”

甭管任务性质如何,目标是何许人也。只要狐狸出手,都是一个亿。

楚云树敌太多,真要全杀光。膨胀如苏明月,也绝对吃不消。

“免费帮杀。”狐狸的视线从窗外收回来。语气平静道。“最近有点寂寞。”

楚云抽了抽嘴角,无言以对。

他知道狐狸寂寞什么。肯定又是高处不胜寒那一套。而且还在某种程度上暗示自己。

他不为所动道:“的目标是叶律。别的事儿我自己会处理。”

“不要逞强。”狐狸淡淡扫了楚云一眼。

“注意说话的方式。”楚云不满道。“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姑娘,凭什么在我面前放肆?”

“因为我很强。”狐狸毫无波澜地说道。“天下无双,无敌且寂寞。”

她说得一本正经,一点儿也不像在开玩笑。

“真幽默。”楚云竖起大拇指。

“不信?”狐狸扫了楚云一眼。“不信试试。”

楚云可不会上当,他重重点头:“我信。”

“信也可以试试。”狐狸说道。

看,脑子转的还挺快。楚云的揶揄嘲讽,她也听的出来。

情商和智商都不低,可给人的感觉,她就不像是个正常人。

“算了。夜深了。我很困。”楚云摇头道。

“作为强者,就算睡觉也要保持警惕。”狐狸说道。“结婚了,也堕落了。”

“知道结婚是什么意思吗?”楚云皱眉道。

如果楚云没记错,狐狸才二十一岁。第一次见面,她还是个未成年的小姑娘。

楚云不能接受这么个小姑娘给自己灌输大道理。太别扭了。

“结婚就是一起生活,睡一张床,相扶到老。”狐狸很认真地说道。

虽然解释的单薄了些,但也没错。

“还小。”楚云语重心长道。“等以后结婚,就知道婚姻没那么简单。”

“我不会结婚。”狐狸随口说道。

“没看出来,还是个单身主义者?”楚云半开玩笑道。

“结婚要睡床。”狐狸淡淡道。“我睡不着。”

楚云愣了愣。

这理由够新奇,角度够刁钻。

但还真

是如此。

据狐狸自述,据楚云观察。从她记事以来,就没睡过床。总不能新婚燕尔,两口子一起睡沙发吧?

“总也不能孤寡到老吧?”楚云说道。

“孤寡可以。为什么要老?”狐狸神色平静道。“我不允许自己变老。”

楚云哭笑不得:“生老病死是大自然规律。改变不了。”

“那就在变老之前死去。”狐狸斩钉截铁。

“有病吧?”楚云不满道。“人家都能变老,为什么不可以?”

“老了,就会变弱。”狐狸说道。“我不喜欢被人打败。更不能接受别人比我强。”

楚云冷笑一声:“那到时候打算怎么死?跳楼自杀?投河自尽?吃安眠药还是割腕?”

不接受变老的想法就很非主流。楚云给她安排了更非主流的死法。

“杀了我。”狐狸淡淡道。“我不能死在比我弱的人手里。”

这话题再度被聊死。

楚云喝光了杯中的茶水,起身道:“夜深了。我回去了。早点休息。”

狐狸没出声。

她盘腿坐在飘窗上,视线落在窗外的夜景。纹丝不动。

一缕微光从窗外漫入,挥洒在她美丽清秀的脸庞上。她静若无声,恬淡宁静。身上自有一股洒脱气息。

楚云走了几步,又停下了脚步。

回身问道:“不送送我?”

“慢走。”狐狸很有礼节性地回了句。屁股一动不动地坐在飘窗上。

楚云愣了愣。

他看出来了。狐狸不想再讲话。

摇摇头,推门而去。

狐狸不仅冷血,还很怪。

别看她年龄不大,但阅历丰富,嗜血成瘾。在地下世界,没加入任何杀手俱乐部的狐狸,是当之无愧的女杀神。人人谈之色变。

但她从何而来,又有怎样的身世背景。在这个世界上,是否有亲人。她这一身强大的实力,又是谁教她的。这一切对楚云而言都是谜。无从可知。

楚云前脚走。狐狸后脚就跳下飘窗。然后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咚咚。

她敲响了隔壁房间的门。语调平和道:“开门。我要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