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仙界。

郑飞跃正骑着大熊猫于禁山之中翻山越岭,跑的无比飞快。

若是让外界的修士知道,啮铁兽竟能表现的如此勇猛,肯定惊掉一地下巴。

这主要得益于郑飞跃独创的训练方法。

犹记得一个月前,他刚收复啮铁兽时,每天都要崩溃好几次。

这货太特么懒了。

除了吃喝拉撒,其他时间都是躺在地上。

每当郑飞跃想骑它的时候,这厮都躺在地上,枕着紫云竹,斜视着自己的主人,眼神仿佛在说:别妄想了,老弟。

想让它起来走两步,需要同时满足三个条件。

吃饱,睡足,一阵毒打!

时间久了,挨打的不觉得累,打熊的人累的够呛。

更多是的心累。

女孩旅途的盛放唯美写真

郑飞跃曾不止一次问自己,当初为何要脑残整这么个大爷回来,最让他无法容忍的是,这位大爷有个特殊癖好。

它喜欢摸自己的蛋蛋。

站着摸,躺着摸,边走边摸,就连吃东西时还抽空掏两把。

为此,郑飞跃给它起名叫“二蛋”。

二蛋的懒惰,简直达到人神共愤的地步。

郑飞跃曾数度束手无策,绝望到想要放弃,并且已经打算放弃!

可二蛋同志不乐意。

跟着这人类修士,有吃有喝,没有天敌,每天要做的就是挨顿毒打,事后还有美味的丹药吃,回竹林可没这种好日子。

离开?

不存在的!

那天夕阳西下,二蛋紧紧抱住郑飞跃的大腿,死活不愿意离开。

也正是二蛋的执着,彻底感(激)动(怒)了郑飞跃。

已经很久没人敢挑战我郑某人的尊严了。

你不是懒吗?

很好。

就让你见识下什么叫做魔鬼训练!

禁山里面别的没有,妖兽多的是,从那天起,每天早中晚各一次,郑飞跃都会招惹一头返虚境后期的妖兽,然后骑着二蛋跑路。

二蛋悲惨了。

本来就不擅长打架,只有偶尔用下回首掏,才勉强能在这禁山中混下去。

再说了,打也打不过,返虚境后期的妖兽,能按着它随便捶。

只能跑了!

就这样,早中晚各一次的玩命狂奔,成了二蛋的必修课,可是它挥之不去的噩梦。

短短一周时间,二蛋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了下来。

好在每次拉练结束后,郑飞跃都会宰掉身后的妖兽,帮二蛋补充营养。

二蛋经常吞噬比自己强壮的妖兽,体型也逐渐向魁梧方向靠拢,跑路的速度更是飞快。

人都是被逼出来的,兽也不例外。

郑飞跃逐渐满意,并且寻思着给二蛋整身盔甲,塑造个“雷霆咆哮”的形象出来,这样骑出去也有面子不是。

嗖!

郑飞跃骑着二蛋翻过一座高山,突然看到前方一道熟悉的身影。

撼山猿!

看面相和实力正好是差点将他们铁血十八营灭门的那头。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二蛋,追上去,整死它!”

郑飞跃大叫道。

那撼山猿也看到了郑飞跃,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随手拔起一个参天大树便冲了上来。

吼!

二蛋怒吼起来。

啮铁兽一族,无所畏惧!

郑飞跃骑在二蛋身上,魔气幻出一杆灭世长枪,如古代的骑兵般,从撼山猿身边一穿而过。

撼山猿的怒吼声戛然而止。

一把魔枪将它刺了个透心凉。

它瞪大猿眼看向郑飞跃,想不到短短时日不见,这个人类竟强大到如此地步。

轰隆一声。

撼山猿不甘倒下,砸倒一片大树。

“哈哈哈!”

郑飞跃快慰地笑了几声,指着撼山猿的尸体道:“今天它就是你的晚餐了。”

二蛋撇撇嘴。

返虚境后期的妖兽吃多了,突然换头弱点的,还真没什么胃口。

郑飞跃翻身下二蛋,正要将这撼山猿剥皮抽筋,突然觉得脸部有些发痒。

被他刻意隐藏起来的血莲花,缓缓浮现而出。

紧接着,他的胸膛也开始发痒。

郑飞跃连忙脱下上衣。

在他的胸膛之上,一朵和脸上造型一致的血莲花,正缓缓浮现。

“这是……”

二蛋好奇地凑上前来,看到突然有个莲花出现,嘴巴张的老大,还发出疑问的“吼”声语气词。

郑飞跃摸着胸膛的血莲花,惊喜道:“这莲花乃功德之象,今日长出这么大一朵,应该是金身在下界有了大收获。”

当初他修成功德金身,也不过是在脸上弄出了两朵小莲花。

今日这一朵,却是抵得上两朵。

下界必然有大动作!

急不可耐的郑飞跃,连撼山猿的尸体也不要了,骑着二蛋回到暂居的洞穴中,盘膝坐下后道:“二蛋,为我护法!”

“吼!”

二蛋狂拍胸膛,一副誓与主人共存亡的姿态。

过了一会儿,二蛋看郑飞跃的气息趁机下来,摸摸自己的蛋蛋,便倒头打算睡一会儿。

可是刚躺下,郑飞跃就突然睁开眼睛,眼中金光四射。

二蛋连忙跳起来,呲牙咧嘴地做威武状。

“吼!”

四声语气,气势汹汹。

郑飞跃面带微笑,道:“你就是二蛋?没想到竟然是大熊猫,毛茸茸的很可爱嘛,来让我抱抱。”

“吼?”

三声语气词。

……

地球。

郑飞跃和分身互换身体后,正好看到妹妹和童颜抱在一起,兴奋地庆祝。

“成功了!”

“暗网成功了!”

“太好了,你哥哥知道肯定很开心。”

郑飞跃的声音响起:“哈哈哈,我在上界都被惊动了。”

“哥。”

郑新月发现郑飞跃回来了,甜甜地叫一声。

童颜上前抱了抱郑飞跃,笑道:“新月这次的发明绝对让你大吃一惊。”

郑新月高兴道:“哥你知道吗?我用你的功德金身,成功使我和童颜姐姐的系统产生了沟通,并且在沟通产生的瞬间,上天就被惊动,降下了大量功德。”

“用我的分身来实现沟通?快说说怎么回事?”

郑飞跃表示很感兴趣。

郑新月将暗网理论说了一遍,郑飞跃听得滋滋称奇,他这妹妹的脑洞,丝毫不弱于自己啊。

最后,郑新月道:“这个试验也证明一件事,系统和天道存在着紧密的联系,我甚至怀疑两者是同一事物。”

郑飞跃点点头,对自己的系统道:崽种,此时此刻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您好,您的系统正陷入沉睡,请稍后再拨。”

系统提示音响起。

郑飞跃好笑道:“怎么,最近看我整日和大熊猫厮混,不搭理你吃醋了?”

“放屁!”

系统顿时出现了。

“就知道你在装睡,眼前的事解释下吧,我知道你有事情瞒着我,现在可以说了吧?”郑飞跃道。

崽种长叹一声道:“科技的力量是无穷的,现在我信了。不错,系统本身就是从天道上剥离的,以前瞒着你,是你的层次太低,知道这些也没用。”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没告诉我?”

“有,但我不能说,待你成为仙人的那一天,便会什么都明白了。”系统道。

语毕,这家伙真的陷入了沉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