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慕浅这句话说完没多久,容恒忽然从里屋被推了出来,而后,那扇门重重关了起来。

容恒却依旧站在门口,紧紧盯着那扇门看了一会儿,才终于转过头来,看向了慕浅。

慕浅已经在沙发里坐了下来,并且给自己倒了杯水,就那么静静地盯着他。

容恒脸色没有任何缓和,也没有说话,走到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慕浅安静等待了片刻,终于开口:“怎么,没什么要交代的吗?”

容恒看了她一眼,“我有什么要向交代的?”

“那可太多了。”慕浅说,“这一身昨天晚上就穿在身上的衣服,乱糟糟的头发,没有刮过的胡子,那扇被暴力破坏的门,还有刚才那个光溜溜的沅沅——”

容恒蓦地转开了脸,“这是我跟她的事,不需要向交代。”

慕浅闻言,不由得微微挑眉,随后点了点头,叹息一般地开口:“行吧,既然不想说,那我当然也不能逼。”

两个人就此陷入沉默,都没有再开口。

等待了一阵之后,里屋那扇门依旧紧闭着,毫无动静。

阳光运动女生操场写真

容恒终于忍不住起身,又一次走到那扇房门口,抬起手来砸了砸门,“陆沅,好没有?”

里面没有声音。

容恒脸色微微一沉,随后道:“是晕过去了吗?再不开门,我就又踹门了——”

话音刚落,房门应声而开,穿戴完毕的陆沅静默着出现在门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两个人一个门里,一个门外,互相对视了许久,都没有人说话。

“那个……”终于有人开口时,却是坐在外面的慕浅,“有人能说句话吗?这里的空气有点窒息啊。”

容恒终于忍无可忍,转头看向她,“不觉得自己有点多余吗?”

“有吗?”慕浅面露无辜,“不觉得啊。”

陆沅终于从里面走了出来,对容恒道:“走吧。我跟浅浅约好了的……”

“走?”容恒冷笑了一声,道,“今天不说清楚,谁也别想走。”

“容恒。”陆沅喊了他一声,“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很早之前,我们就已经达成共识了,不是吗?”

容恒闻言,不由得愣了愣。

是,他几乎忘记了,在她还死不承认她就是从前那个女人的时候,他就已经想通了——他就当是她,并且还郑重其事地向她道过歉,并且决定放下那件事。

可是今天,那件他已经决定放下的事情却再度被翻开,猝不及防地砸了他一脸。

一时之间,他也有些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想法。

“已经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吧。”陆沅淡淡道。

容恒仍旧紧盯着她,末了,才缓缓吐出三个字:“过不去。”

陆沅不由得顿了顿,片刻之后,才又抬起头来看他,“那还想怎么样?”

“我——”容恒正欲回答,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

他蓦地一顿,伸出手来捏住了自己的手机,却许久没有拿出来接听。

因为他还在想,想自己该咋么回答她那个问题。

他还想怎么样呢?

他也不知道自己想怎么样。

陆沅大概是看出了他的想法,缓缓道:“手机响很久了,应该是有急事,先接电话吧。”

听了她的话,容恒竟然真的鬼使神差地接起了电话。

只是电话那头说了些什么,他完全没听进去,只隐约感觉到自己听到了一连串急促的话语,吵得他头疼。

他就那么捏着电话站在那里,直至电话那头的人一连喊了他几声:“老大?老大!听得到我说话吗?老大!”

容恒蓦地回过神来,“什么?”

“紧急行动啊!”电话那头的人瞬间疯了,“马上就要到时间了,全世界都在等!平常都很准时的,今天怎么回事——”

容恒瞬间清醒过来,很快道:“我马上就来。”

放下电话,他再度看向陆沅,却见陆沅正背对着他站在饮水机旁边,低头给自己冲泡着一杯红糖姜茶。

容恒快步上前,走到她身边,低低说了句:“我有任务,晚上再来找——”

陆沅尚没来得及抬头,跟她说话的人已经转身就冲了出去。

门外,慕浅的保镖们看着从里面冲出来的容恒,个个眼观鼻鼻观心假装什么都没看到。

门内,慕浅摸着下巴,思索着自己刚才看的这一出到底有几个意思。

陆沅泡好喝的,喝了一口,辛辣的刺激直冲味蕾,让她的身体微微一麻,然而她却很快接受了这个味道,仰着头,又喝了一大口。

转身之时,慕浅正撑着下巴看着她,“所以,旧事重提了?”

陆沅听到她这句总结,控制不住地叹息了一声,静默片刻,才又低低道:“何必呢?”

……

两人今天是约了霍靳北、鹿然和倪欣一起吃饭的,是鹿然组织的局,在学校外面的餐厅,平价实惠,穿梭往来之间,全是青春洋溢的大学生们。

而鹿然的学校生活明显适应得很好,一进餐厅,就不断地有人跟她打招呼,而她也热切回应。

“这才入学多久啊,朋友交得不少嘛。”慕浅评价道。

鹿然嘿嘿一笑,倪欣道:“她啊,就跟飞出笼子的小鸟一样,有用不完的活力,成天在学校里乱窜,见到人就上去搭话,认识的人能不多吗?半个校园的人都认识她了。”

“挺好的。”慕浅说,“多交点朋友,把以前没有经历过的那些,都补回来。”

“嗯。”鹿然重重点了点头,目光不知怎么落到陆沅身上,有些关切地道,“沅姐姐怎么了?不开心吗?”

陆沅回过神来,微微一笑,“没有啊,看见适应得这么好,我很为开心。”

鹿然不疑有他,嘻嘻地笑着,又看向了霍靳北,“呢?为我开心吗?”

霍靳北转头看着她,片刻之后,缓缓点了点头。

然而只是这么一个动作,就已经足够让鹿然欢喜雀跃了,她眼睛愈发明亮,整个人愉悦得险些要摇晃起来了。

慕浅见状,不由得道:“交了那么多新朋友,肯定也有很多男孩子追吧?有没有喜欢的?”

“我为什么要喜欢他们啊?”鹿然说,“我早就有喜欢的人了啊。”

说完,她才又飞快地看了霍靳北一眼。

霍靳西脸色隐隐一凝,不动声色地瞥了慕浅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