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久仰个头啊?

我以前根本就不出名的好吧!

周恒心里忍不住吐槽。

不过,他表面上还是保持着和煦的微笑,对徐海道:“我也久仰大名,‘摘云妙手’如雷贯耳,幸会幸会。”

徐海闻言嘿嘿一笑,心里却是差点笑出声,因为他的名号都是瞎编的,什么徐海,什么摘云妙手,都是随口编出来骗人的。

作为一个经常与人“同道”,进而薅羊毛的老手,怎么着也不可能用自己的真实身份,总得有几个马甲,方便行动。

这下周围的人看向徐海的目光都充满了羡慕,此人看起来其貌不扬,居然与这个新晋的人榜高手交好,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而且,这个“断骨伤”周恒才只有十七岁,并且是以九品的修为登上人榜,以后定然前途无量,极有可能踏上人榜前十,甚至踏破天地之桥,成为中三品的大人物!

厉害了啊!

“可是有人榜高手来小店?”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充满欢喜的声音传来,随即就见一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的男子小跑出来,顺着店小二的指引,来到了周恒的面前。

“天啊!不愧是人榜高手,真是一表人才,我是这家客栈的掌柜高书,周少侠你放心,最顶层的天字套房已经给您准备好了,保准您满意。

可爱大方俏皮女学生

“而且,只要您愿意住,想住多久都行,小店分文不取,少侠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就好,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啊,哈哈哈!”

这男子体形略微有些胖,脸上的肥肉颇多,一笑起来,整张脸都在抖动,下巴上的肥肉都叠成了好几层。

可以看出来,他真的是非常的高兴,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兴奋。

周恒明白这掌柜的心思。

无非是想要借着他人榜高手的名号,来招揽客人。

此世武道盛行,人榜上的年轻高手,对于许多普通人来说,就如同是地球上的明星一样。

会引来许多人的追捧。

大齐三十三州,地域宽广,人口众多,数以十亿计!

虽然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在其中所占的比例还不到三成,但那也是极其可怕的数量了。

而人榜只有一百人!

诚然,也有许多实力足够,甚至更强的年轻人,足以在人榜上扬名立万。

可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深居门派内修炼,不入尘世,不与人比斗,自然就上不了以战绩论排名的人榜,也不为人知。

因此,在普通人的眼里,人榜有名者,就是整个大齐数以亿计的年轻人里,最最靠前,最强大的一百人。

这样的名气是极大的。

当然,由于这个世界的人们只是追捧人榜高手,并非疯狂的粉丝,也没有地球上那般有些扭曲的饭圈文化,所以人榜高手的名气虽然能带来不少钱财利益,但也并不是非常多。

名气所影响的往往是各地出行的方便,以及受大人物们的关照程度,体现在日常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当中。

就如同现在,这客栈掌柜高书,明显就是看中了周恒的名气,才会给他安排最好的客房,并且还分文不取。

因此,对于客栈掌柜来说,这样的名气意味着更大的利益,而对于周恒而言,这就比自己找房间住宿方便许多。

“那就多谢掌柜了。”周恒微笑道:“不过,我想我应该不会住很久的。”

其实他有点想问,可不可以把天字套房换成普通的房间?中间的差价折成现银补给他……但实在没好意思说。

这时周围的人更加羡慕周恒了,天字套房啊,住一天最少也要三两银子啊!

名利啊!

真是好!

徐海的心里也忍不住有些羡慕,可他随后就压下了这股情绪,心中冷笑道:“什么人榜高手,不就是个江湖愣头青吗?等你把我邀为同道,我就把你给薅的一干二净,嘿嘿!”

随后,周恒办好了入住手续,又回到一开始的桌前,见徐海还在这里,便笑道:“我记得方才徐兄是有话要跟我说,说是什么要共谋大事?”

“没错!”徐海连忙点头,暗道你可算是上钩了,便笑道:“不过,这件事情关系好许多强者,我也不能轻易透露。

“这样吧,如果你真的有意思的话,明天早晨就去对面东边的早餐摊等我,我请你吃早点,顺便把事情说一下。”

培养感情,往往就是从请吃饭开始的,徐海深谙此道,而且早点是最便宜的,成本低。

“我可以跟你一起。”周恒笑了笑,随即道:“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其实来余洋县是想要调查王家的详细情况。

“你或许知道,王家在府城犯了事儿,现在已经都被抓了起来,但还涉及到一些未知的线索,于是我就来调查了。”

“你是捕快!?”徐海下意识地有点慌。

“不是,只是帮忙打听消息。”周恒微笑道:“徐兄可知道一些于王家的事情,或者是最近余洋县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

“呼……”徐海听到周恒不是捕快,心里顿时放松了一些,随即笑道:“其实我来这余洋县也不就,知道的事情不多。

“至于说奇怪的事情,到还真有,就是最近有不少人家的姑娘变得更漂亮了,嘿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变漂亮?”周恒的眼睛微微一眯,继续问道:“怎么个变漂亮法?”

“就是原本长得很普通的人,忽然变得容貌出众了起来。”徐海似乎对这个颇感兴趣,应是特别关注过,道:

“而且,这些人虽然变得漂亮不少,可却只是五官上的细微调整,任何人都能认出她们来,不会因为变漂亮就不认识。”

“很多吗?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周恒询问道,他在听到这个描述之后,下意识地想到了陈含玉那张仿佛精修过的完美脸庞。

难道那个俞殇其实并没有彻底死掉?

现在附身在王通身上的鬼物,就是俞殇?

程绛简的道法没有杀死它?

“多倒是不多,也不算少,应该有十几个大姑娘了吧,这事儿还闹得不小,但那些姑娘谁都不说具体什么情况,时间的话,应该在三四天前开始吧。”

徐海略微沉思,道:“不过我估计啊,应该就是一种后遗症很严重的易容术,可能需要定期检查和修整,不然也不会这么多人守口如瓶。”

“嗯,我知道了,明日早餐店见。”周恒点头,答应了徐海先前的邀请。

另外,他打算明天去调查一下那些变漂亮的姑娘家。

看看是否有鬼气残留。

徐海满心欢喜地从客栈离开,他觉得自己这次的薅羊毛之旅,已经成功踏出了第一步,初步取得了周恒的信任。

接下来,就是慢慢培养和周恒之间的感情,等着他将自己视为江湖同道,那个时候就是他应该收割的时候了!

此时已经天黑,乌云遮月。

“这老天,怎么这么黑?”

徐海漫不经心地在路上走着,他是一个四处流浪薅羊毛为生的人,并没有固定居所,只是在城郊的地方租了一套小宅院。

从县城回到那座宅院的距离不算很远,但其中有一段路比较昏暗,乘着夜色还可以,若乌云遮月,真的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而就在他走这条夜路的时候。

一团粘稠得如同蜡油一般的东西,从墙角转弯处钻了出来,蠕动着,扭曲着游走。

慢慢接近了徐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