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我们,我们不知道他就是林家家主啊。”

于佑宁捂着自己的脸,满脸懊悔的开口说。

“不知道你就能这么随便对别人了么,看来真是我把你给惯坏了!”

于忠平气的整张脸憋得通红。

于佑宁不敢再说什么,赶紧低下了头。

于忠平转身看向林阳,脸上满是愧疚,开口说:“林家主,实在是抱歉,我没想到我这两个孩子竟然会如此胆大包天,还请林家主不要跟他们两个一般见识。”

林阳还没说话,胖子就走到了于忠平的面前,开口问:“你是他们的爹?”

于忠平点了点头。

“那你来的正好,我们正要跟他们两个算账呢,既然你来了,就好好听听你这讲个孩子到底干了什么。”

接着胖子就把那天发生的事情跟于忠平讲了一遍,于忠平本来以为这件事只是于文涛两个人不认识林家家主闹出来的误会,现在才知道另有隐情。

听着胖子的讲述,于忠平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时不时朝着于文涛和于佑宁两个人那边看上一眼,杀人的心都有了。

等胖子讲完之后,于忠平直接对着胖子和李三寸以及林阳三个人深深鞠了一躬,满脸歉意道:“实在是对不起,没想到他们这两个不争气的东西竟然给你们添了这么大的麻烦,那四十多万我一定会补上的,我也一定会狠狠地教训这两个没有礼数的东西一顿,让他们长长记性。”

卡哇伊女孩秀美迷人

说完,于忠平再次走到了于文涛和于佑宁的面前,毫不留情地抬起手,用足了身的力气朝着两个人的脸上扇了过去。

“你们这两个不争气的东西,我还等着你们两个光宗耀祖呢,结果你们两个除了给我惹麻烦,别的一无是处,这次竟然还直接把麻烦找到人家林家家主的头上了!”

“人家怎么吃饭你们都要管,怎么我吃法的时候你们不过来说我是乡巴佬?”

“今天不打的你们两个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我就不配做这个于家家主!”

于忠平一巴掌接一巴掌打在于文涛和于佑宁的脸上,两个人也不敢反抗,眼神当中已经满是后悔。

“爹,我们知道错了,求你饶了我们吧,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

于佑宁哭着对于忠平说。

“你跟我道歉有什么用,还不去给林家主道歉!”

于忠平怒喝一声。

于文涛和于佑宁两个人立马意识到这是他们父亲在给他们两个找台阶下,所以赶紧都走到了林阳胖子李三寸的面前。

“林家主,两位大哥,我们知道错了,之前是我们太自以为是,不应该狗眼看人低,求林家主和两位大哥绕过我们吧,不然我和妹妹就要被爹打死了。”

于文涛满脸诚恳地道歉道。

于佑宁赶紧跟着点头,看样子是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问他们两个吧,我无所谓。”

林阳开口。

两个人又赶紧看向胖子和李三寸。

胖子和李三寸对视一眼,他们两个并不是非要跟这两个小孩子计较什么,只是想让他们两个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现在两个人已经这么诚恳的道歉了,这件事也就算过去了。

胖子开口原谅了两个人,又教育了二人几句,这件事也就算结束了,于忠平感激地谢过了他们,并且保证日后一定加强对他们两个的教育,不让他们再出现这样的情况。

没多久,到了宴会开始的时候。

林阳让涂老把那些艺术表演的人给撤了,不过他们搭建起来的舞台并没有撤,而是被迅速的改造成了一个简易的擂台。

众人看到这一幕,都是有些不解,那些来参加宴会的古武家族觉得林阳这么做可能是为了让人上去切磋助兴。

余擎苍和王也两个人倒是明白林阳弄出这么个擂台是为了干什么。

这应该是给罗家的人准备的。

宴会开始没多久,林阳和许苏晴便抱着林一诺在众人面前露了个面,林阳也简单跟众人说了几句,让大家吃好喝好。

之后宴会的正餐开始,所有人入座,不少为了结交朋友的人便开始以酒会友,整个主院当中,再次热闹了起来。

为了避免许苏晴和林一诺受到波及,宴会开始没多久,林阳便让她们两个回房间了,并让余松带着隐杀的最强力量暗中保护,一旦有情况林阳也能够在第一时间知晓。

差不多晚上八点钟的时候,正当所有人都喝的兴高采烈的时候,一个震耳欲聋的钟声在林家老宅上空响起,将所有人都给吓了一跳。

众人都是抬头,朝着半空当中看了过去,只见屋顶之上,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了几道身影,紧接着,一口两米多高的大钟从屋顶后边飞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众人吓得立马都慌了,赶紧起来朝着四周跑过去,这口钟少说也得有几百斤,这要是砸在他们身上,能把他们给砸成肉泥。

“林阳小子,你杀我弟弟,还有心思在这儿办宴会,我没什么好礼物,今日来给你送终,希望你能接的下!”

一个雄浑的声音传来,震地人们心里边一阵发颤。

“我的天,这到底是什么人,几百斤重的大钟啊竟然从房顶上扔了下来,这恐怕得用挖掘机才弄得动吧?”

“完了完了,林家又招惹到了不得的敌人了,今天这宴会是办不成了。”

“太可怕了,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啊,上来就扔了几百斤重的大钟,这是要吓死人啊。”

林阳早已经做好了准备,看到对方扔过来一口大钟,也并没什么惊讶的,这种事,他以前也做过。

眼看着那口大大钟就要砸在地上,那边还有几个人没来得及逃走,林阳的身形立马变得模糊起来,再次出现,已经是那口钟的下方。

他体内玄劲运转,一股气势冲天而起,接着他脚下用力,身子腾空而起,一掌拍在了那口大钟的钟身之上,又是一个震耳发聩的钟声响起,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当中,那口重达几百斤的钟竟然又沿着原来的轨迹,飞了回去。

“谢谢你的好意,这东西我暂且用不着,还是还给你吧!”

场瞬间沸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