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回去的车子里,慕浅被霍靳西抱了一路,听他道歉,听他说,是他不好。

回想起去年她刚回到桐城的时候,那时候面对着的霍靳西,哪里是说得出这种话的人?

可是现在的霍靳西,竟然会道歉了。

慕浅一时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因此全程只是缩在他怀中,任由他亲吻不断,却只是沉默不语。

待到车子驶入霍家老宅,稳稳停住之时,慕浅忽然就挣开他的怀抱,推门跑下了车。

等到霍靳西进到屋子里时,慕浅正坐在霍老爷子跟前,举着自己的手腕向霍老爷子控诉:“爷爷,霍靳西他家暴我!”

霍靳西:“……”

她肌肤原本就脆弱,极容易留下痕迹,刚刚他在车里用力抓住她许久,也许在她手上留下的一些痕迹,没想到倒成了“家暴”的印记。

霍老爷子仔细看了看她手腕上那丝轻到不能再轻的痕迹,翻了个白眼之后,起身就往楼上走去。

“们两口子耍花腔,少拿我当挡箭牌!”

“哎呀!”慕浅气坏了,“这个坏老头子!当初骗我嫁进来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和服少女

霍老爷子在楼梯上停住脚步,转过头来看她,“反正现在已经是霍家的人了,我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呢?”

“上梁不正下梁歪!”慕浅说,“难怪孙子这么没良心,都是随了!”

霍老爷子听了,毫不在意地扭转头,丝毫不作理会,径直上了楼。

慕浅重重哼了一声。

霍靳西这才上前来,在她身边坐下,拿起她的手来看了看。

慕浅冷眼看着他的动作,未置一词。

“弄疼了?”霍靳西问。

慕浅冷哼一声,没有回答。

霍靳西于是转头就叫阿姨拿来了化瘀的药膏,亲自为慕浅涂到她那几乎看不清的伤处。

这样的场面倒实在是难得一见,对于一向高高在上的霍靳西来说,大概算得上是纡尊降贵了。

然而慕浅看着他的动作,却只是道:“别以为这样,今天晚上的事情就能过去。”

“我没打算逃避过往。”霍靳西依旧专注于她的手腕,缓缓开口。

慕浅忽然就将自己的手往回抽了抽。

霍靳西稍一用力,继续将她的手控于自己掌心,随后才抬头看她。

“我的确是在见了她之后想起来。”霍靳西说,“可即便没有她,早晚,还是会回来。”

慕浅哼笑了一声,“凭什么这么笃定?”

“因为没有人比我更了解我自己。”霍靳西说。

对大部分人而言,人生是向前的,过去的事情总会过去,哪怕经历再多的痛苦与绝望,人们总会说一句话,希望在前方。

可是对于他而言,希望却是在过去。

人生前路,他无法展望任何将来,唯有回望过去,才能看见光的方向。

遇见陆沅,让他提前望向了过去。

而即便没有陆沅,终有一日,他也会追寻自己的心,找回这无法遗落的一切。

慕浅静了片刻,忽然用力抽回自己的手,扭头看向旁边,“算了,怪就怪我生了一张大众脸,这个像我那个也像我……啊,不对,应该是感谢我生了一张大众脸,才让霍先生在关键时刻想起了我。”

霍靳西伸出手来将她揽入怀中,“算什么大众脸?”

慕浅这才看向他,“如果不是,怎么能让在苏榆身上看见我的影子,又让因为陆沅的眼睛想起我?”

霍靳西闻言,静静注视了她片刻,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或许有段时间,我也长了张大众脸?”

听到这个问题,慕浅眸光蓦地凝了凝。

大概是因为性格转变的缘故,她对过去总是记得不是很清楚,可是霍靳西问出的这个问题,却飞快地将她拉回了八年前,那些初到美国的日子。

那时候的霍靳西,的确“长了张大众脸”。

不是因为他的长相如何,而是因为……每个人脸上都会出现他的脸。

无论像不像,她总是能在其他人身上看到他的脸。

无关男女,甚至无关种族。

思念一个人到极致的时候,世间万物,都是他。

后来,她逐渐清醒过来之后,曾经回望自己这一段历程,只觉得可笑。

却没有想到,原来有朝一日,霍靳西也会经历与她相同的心境。

慕浅一时没有说话,直到霍靳西蓦地将她从沙发上抱起来。

“喂!”慕浅回过神来,仍旧是瞪着他,“干嘛?”

霍靳西抱着她直接往楼上走去,慕浅

继续道:“霍靳西,我今晚可没心情,还想用强的呀?”

霍靳西静了片刻,缓缓凑近了她些许,说:“我不用强。说用什么,我用什么。”

慕浅静静与他对视着,静默了片刻之后,忽然笑了起来,眼睛里都是狡黠,“说的。”

霍靳西心头陡然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事实上,慕浅原本也无意为这些事斤斤计较,只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可是现在,既然是他自己送上门来……她心里忽然生出了极高的兴致。

……

这天晚上,慕浅原本是打算将陆家众人的资料都整理一遍的,可遇上霍靳西主动示好这样的好事,她便一时放下了那头的事。

一夜折腾下来,皮糙肉厚如霍靳西,手腕脚腕也被她精心绑缚的绳索勒出了瘀伤。

这原本是件大快人心的事,可是偏偏她在早上为他松绑的时候反应慢了半拍,还没来得及逃到门口,就又被他给抓回了床上。

如此一来,反倒成了她作茧自缚,被折腾得够呛。

而造成的直接的后果是霍靳西上班迟到,而她又睡到中午才起床。

简单吃了些东西之后,慕浅便走进了书房,开始整理陆家的资料。

昨天见到陆家众人,除了已经认识的陆与川和陆棠,便只有陆沅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因此整理到陆沅的时候,慕浅格外上心。

然而她刚刚查到陆沅的上学资料,手机忽然就响了起来。

慕浅一边看着电脑上陆沅的大学经历,一边漫不经心地接起了电话。

“请问是霍太太吗?”手机里传来一把她已经耳熟的清冷女声,“我是陆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