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混战在一团的家族武者心头一惊,连忙闪开。

“怎么回事,那是什么?”

“好恐怖的气劲波动,就连我们家族两倍极限的长老也无法爆发出来!”

“难道是三倍极限的高手比斗?”

“你想太多了吧,咱们这里要是有三倍极限的高手,那还要打么?直接把头名颁给他就是了,免得我们被白白虐上一场!”

“那……那又是怎么回事?”

不仅是武斗台上的武者,就连古殿阁楼上的十六个武族的家主和长老,也纷纷惊愕。

“好庞大的气劲!”

“怎么回事……难道有人实战古武禁技?”

“不像!古武禁技被天地排斥,气劲冲突比这种气势强上百倍!况且,连我们都无法施展出古武禁技,你觉得武斗台上那些超越极限的武者能用得出来?”

“张族长,那边好像是你们张家的族人!”

“嗯?我们的族人怎么在那个战圈之内?他们……”

卡哇伊小美女穿制服清远小旅拍图片

众人连忙抬眼看去,只见沙尘暴缓缓散开,周围倒下了七八个人,一道黑影伫立在其中,显得格外孤寂。

沙尘边缘,潘家一众族人胆战心惊,目瞪口呆的看着那道黑影。

“咳咳咳……”

黑影挥着面前的尘土,轻轻咳嗽几声,随后对颜家的方向摇晃着手指头,朗声道。

“在场的都听清楚了,不管是谁收了颜家那个长发小子的好处,想来找我们潘家的麻烦,最好先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份!”

说着,叶凡拎起地上的一个张家族人,横贯了二十多米的武斗台,直接丢到长发青年脚下。

不过,叶凡留了力气,那个张家武者稳稳当当落在地面,并没有受到二次伤害。

长发青年脸色一边,怒声大喝:“叶凡,你什么意思,想要诬赖我吗?”

“长毛怪,你心里就没有一点逼数吗?”

叶凡鄙夷一笑,环视一周,对那些家族子弟大喝道:“我们潘家所有人就在这里,哪里也不去!谁要是不长眼,尽管过来!”

“……”

周围那些家族成员纷纷愕然,连忙退远。

不下十个人目光汇聚在颜家长发青年的身上,满满的质问之意。

你不是说潘家这个入赘女婿只有超越极限的实力吗?尼玛,一个人解决掉张家十个人,最起码也得有两倍极限吧?

你大爷的,两倍极限的高手在这次八古武会都不见得有几个,你居然怂恿我们找他麻烦,是故意让我们去送死吗?

长发青年意识到其他家族武者的怒意,不由得缩了缩脖子,躲到颜冲等人的身后。

在他几米外,是颜家另外一伙族人,为首的青年壮汉微微皱眉。

“颜值,你又去招惹潘家的人了?”壮汉沉声喝问。

长发青年叫做颜值,很逗逼的一个名字,不过他是颜家嫡系,长得又骚,所以没什么人敢取笑他。

被比他地位更高的大哥喝问,长发青年连忙摆手,“没……没有!林哥,是潘家的人太嚣张了,我……”

“哼,闭嘴!”

青年壮汉冷冷瞥了一眼长发青年,沉声说道:“潘家那个人一招解决掉张家八名超极限武者,即便是我也很难做到,你不要再去招惹他!”

“是……是,我知道了。”颜值连连点头,心里也十分胆颤。

他转过头去,对身后的颜冲低声怒骂。

“尼玛冲叔,你不是说那个赘婿只是超极限的武者吗?”

“三少爷,我早就提醒过你了,不要去找他的麻烦。”颜冲依旧是那副死人脸,只不过看向叶凡的眼神,多了几分惊异。

在古殿阁楼的看台上,张家家主面色灰暗,目光怨怒的瞪向潘云海等人。

“潘家主,你们潘家居然招到如此出色的女婿,可喜可贺啊!”张家主阴阳怪气的拱了拱手。

潘云海哈哈大笑,仿佛没听见他的讽刺似的,兀自点头道:“这小子的水平也就一般般啦!”

张家主暗自咬牙,“这一场我们张家技不如人,我认了。希望下一场,你们潘家还能……”

“下一场更没问题!”潘云海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那几个小子是我亲自教出来的,虽然自身实力不算拔尖,但是配合起来,对付我女婿还是搓搓有余的。”

此话一出,其他武族的家主和长老纷纷侧目。

“嗯?”庄家主展眉一笑,“潘师叔,那几个年轻人的天赋,难道比你女婿还要好?”

“这倒没有。”潘云海说着大实话,“不过,前段时间西平闹得很凶的那个采花大盗,就是他们几个解决的。”

西平离昆仑古山不远,再加上三大武族之一的唐家,就是西平的大势力,所以大家对这个时间都有所耳闻。

唐家主眉毛一挑,“如果我没记错,那个采花大盗似乎是两倍极限的高手。你们潘家的几个小鬼头,居然能把他擒下?潘家主,莫不是你出手了吧?”

“我那会儿还在滨海呢!”潘云海打了个哈哈儿,如实说道:“那几个小子其中一人是西宁的小警察,正好撞在这个案子上了。

我怕他有所闪失,就让其他人过去帮帮忙。不曾想,他们把我教的东西融会贯通,那个采花大盗在他们手里也没讨到什么好处。

后来那几个小子设了一个局,把采花大盗给陷了进去,经过一番苦战才将他绳之于法。”

在场是老狐狸,都看出潘云海在打心理战,为的就是让他们投鼠忌器,不敢轻易安排族中晚辈去找潘家的麻烦。

没有敌手,潘家下一场必定能轻松晋级!

唐家主皱眉沉思。

因为,潘云海说的不错,他手里接到的情报,的确是一名姓潘的青年警察,将那个采花贼生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