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皇朝,新皇登基,传遍诸城。

四王爷君常笑,一跃成为了千叶君皇,清洗了太子储君一脉的朝臣,扶持自己一方的官员把持重要的位置。

七凤圣地的三名长老离开了千叶皇朝,保证不会对千叶皇朝打什么心思。

他们的脑海中,不断的回荡着顾恒生的那一双难以形容的眼瞳,畏如鬼神。

至于原来的君皇和太子储君,都被君常笑安排到了皇宫深处,永远的软禁了起来。

两日后,君常笑来到了顾恒生的住处。

“先生,通往不死山的传送阵已经准备就绪。”

即便君常笑已然成为了千叶君皇,可依旧对顾恒生保持极大的尊敬,他很清楚自己的这一切是谁给予的。

“嗯。”

顾恒生和天赐两人走出了阁院,来到了皇城的传送阵。

为了启动通向不死山的传送阵,耗费了大量的灵石,差不多是整个皇朝一小半的收益了。

一路上,百官躬身相迎,将士敬畏以视。

如花似朵清纯女孩天真烂漫生活照

眼前穿着粗布衣衫的男子,改变了千叶皇朝的局势,纵然是七凤圣地都不得不低头。

“先生,晚辈还能再见到您吗?”

莫名的,君常笑心头有些酸涩。

若是可以,他想要放弃君皇之位,跟随在顾恒生的身边。

“一切随缘。”

顾恒生脚步一顿,轻吟道。

“晚辈能够有今日,多亏先生相助。

先生之恩,定铭记于心。”

君常笑俯身一拜。

顾恒生沉默不语,于他而言,千叶皇朝的人和事都是匆匆过客,也许一辈子都无法再见了。

“运转阵法吧!”

顾恒生带着天赐,踏进了传送阵内。

“起阵。”

君常笑立即吩咐。

咔——传送阵马上运行了起来,绽放出古韵霞光。

眼看着顾恒生便要在阵法中消失,君常笑终究忍不住了,大声问道:“先生,若是我想寻你了,该去何方?”

“唰”的一声,一道光芒从传送阵的中央冲天而起,阵中早已无顾恒生和天赐的身影了。

“中州。”

君常笑的耳畔,久久的回荡着这一道声音。

先生,原来您自中州而来吗?

君常笑暗暗握紧了双拳,总有一天,他相信自己会踏向中州大世,能够再次得见先生。

………天落星域,坐落于大世西州的某个地方。

而不死山,则是位于天落星域的中央。

不死山很奇特,这里一片荒芜,寸草不生,没有生机。

放眼望去,不死山的上面多是巨石林立,常常被黑暗笼罩遮掩,杳无人烟。

不过,成千上万年无人问津的不死山,这段时间涌来了无数的生灵,想必都是因为不死山是传言中的宝器坠落之地。

不仅仅是西州的无数势力来此,而且连中州、东州、北州,诸多大势力都纷纷露面,势必要抢占先机,分一杯羹。

不死山的四周环绕着一层层迷雾,世人称其为黄泉死雾。

因为,只要沾染了黄泉死雾的人,必定会被吞噬掉生机,化为白骨干尸。

每年的这个时候,不死山的四周都会形成这么一层黄泉死雾。

“估计还有半个月的时间,黄泉死雾便会散去,到时候便是上山之际。”

不死山的周围,有很多势力驻扎着,他们都在等着黄泉死雾散尽的那一刻。

“大日圣地,天音谷,九极雷宗,这些都是一方星域赫赫有名的势力,看起来此行艰难哪!”

成百上千的势力聚集在不死山的四周,都是为了帝陨之战残留的道器而来。

很多顶尖势力都露出了头,他们也都表现出了对不死山的兴趣。

难道顶尖没有没有极致道器吗?

需要觊觎一些破碎的道器吗?

帝陨之战,道器崩裂遗失了无数,这可以让许多的中下流的圣地心动。

但是,对于顶尖势力而言,普通的道器根本无法引起他们的兴趣。

那么,这些露头的顶尖势力为何要来呢?

若不死山真的是帝陨之战的宝器坠落之地,那么很有可能会存在帝器!如青帝的青衫帝枪,浮生墓九先生的长恨帝剑,鸿雨女帝的广星流云帛,冥海之一的黄泉大帝的帝镜……这些足矣镇压一个时代的帝器,都在帝陨之战消失了,不见踪影。

若不死山上面坠落了帝器的残骸,可谓是无价之宝,何人不会垂涎呢?

“传说有人看见了逍遥剑仙的吞天葫坠落在了不死山,不知真假。”

“逍遥剑仙可是和南宫大帝一个时代的无上强者,他有两件极致道器,一则是清逍剑,二便是吞天葫了。”

“吞天葫可不简单的道器,传说逍遥剑仙曾经以吞天葫镇压了无数冥海强者。”

很多人的心中都有觊觎之意。

这一天,不死山附近的某个角落,出现了两道人影。

顾恒生和天赐两人的出现,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这段时间,经过顾恒生的教导和点拨,天赐的修为终于迈入到了人玄境后期。

只是,这修为依旧是弱得可怜。

“看这阵仗,关于不死山的消息十之是真的了。”

顾恒生眯着双眼,朝着四面八方扫视了一眼。

他虽没有修为,但灵魂的感知力还是在的,他能够察觉到附近有诸多强大势力的存在。

顾恒生的容颜破损,即便是曾见过顾恒生真容的武者,估计也无法将此刻的顾恒生和当年威压年轻一辈的九先生相结合。

因此,顾恒生没有遮掩面容的打算。

“顾大哥,这儿看起来好诡异。”

天赐一眼望去,都是血红色的石头。

“习惯便好。”

顾恒生望着耸入云霄的不死山,神色凝重。

七师兄的吞天葫,真的在这里吗?

不死山附近的很多地方,林立起了一座座简陋的房屋酒馆。

有人的地方,就可以做生意。

顾恒生领着天赐,朝着不远处聚拢的人群而行。

很多势力直接祭炼出了奢华的宫殿,一边享受,一边等待着不死山的黄泉死雾散尽。

还有一些没有空间宝器的小势力,自然只能够寻得一处角落,一起喝着杂酒,艳羡着那些大势力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