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还有你!”

“把赵高给我看好!”

“敢让他跑掉,等我出来第一就杀了你们!”

苏尘选中郎卫中实力最高的三个,让他看管好赵高。

这个大奸臣,已经被苏尘补了一拳,直接打晕过去,四肢也被他废了。

“谨遵大将军旨意!”

那三个郎卫,慌忙跪地在地上,不敢有丝毫的反叛之心。

所有人看着苏尘步入寝宫的身影,心中都是恍如明镜!

神威大将军,这次回来是要造反啊!

可,蒙氏兄弟不在,王氏父子不在,影秘卫首领章邯也不在,谁还能挡住他逼宫的步伐?

所有人都沉默了。

他们都被苏尘的实力所折服。

咖啡馆里长发美眉静静等候

沙丘行宫。

幽深的寝宫内,龙榻之上。

一个病入膏肓的壮年男人,躺在床上,闭着眼睛,静静地等待着死亡。

是秦始皇赢政。

这个华夏历史上,最悲情,最令人惋惜的帝王!

赢政知道自己时日不多,所以在几天前,他立好了遗诏,让太子扶苏继位,蒙恬辅佐,让大秦帝国继续下去。

剿灭六国余孽,北征匈奴,西击羌国。

月氏国,楼兰国,乌孙国,肃慎国……大秦的铁蹄,把这些弹丸小国一个个荡平,然后建立起一个前所未有的千秋霸业!

“只可惜,朕,看不到那一天了……”

赢政心中纵有万般不甘!

却也对自己的死亡无可奈何!

自从登基以来,他一心想长生不老,却不料,年逾半百,他便迎来了人生的终点。

“老天爷!”

“朕请求你,再给朕二十年……哦不,十五年……不,十年!十年就够了!”

“只需要十年时间,朕就能把大秦帝国打造成一个铜墙铁壁!”

“朕要把大秦王旗,插上北方草原的雪山,把匈奴人的草原变成帝国的养马场!”

“朕要把羌国和月氏,变成帝国的一个郡,以此为跳板,试探神秘的西域!”

“甚至……朕要造船,训练水军,去征服大海以外的未知陆地!”

“只需要十年时间,朕就会安排好一切,让扶苏登基,蒙氏兄弟辅佐,即便是死了,大秦的铁蹄,也将踏遍所有能征服的土地……”

“求你了,老天爷……”

“朕只需要十年……”

两行悲壮的眼泪,从赢政眼中流出。

无尽的不甘,在胸中积郁!

想着想着,他念头突然跑偏!

“哪怕必须要死,朕也想再吃一次苏卿的烧烤!”

“贼老天,连这点要求,你都不肯满足朕吗?”

一念及此,一道轻微的脚步声,传入耳中。

下一秒,苏尘那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传来。

“陛下。”

“我苏尘,回来了。”

赢政脑中浑浑噩噩的。

他还以为自己快死了,出现幻听了。

直到苏尘上前,坐在龙榻边,喊了他一声“陛下。”

赢政虚弱无比地睁开双眼,看着苏尘,不知不觉,眼眶突然湿润了。

“苏卿……”

“真的是你吗?”

他病得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了。

苏尘心中一痛,“陛下,我是苏尘,我从外游历回来了,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朕……朕想……吃……”

“烧……烤……”

赢政说出这六个字,仿佛用尽了身力气。

这个要求,虽然很羞耻,但却是他这个皇帝临死前唯一的愿望!

自从十年前,他在骊山温泉尝过苏尘带来的烧烤后,便念念不忘,一直至今……

苏尘:“……”

“我特么……”

“人都快死了,还想着吃烧烤??”

“真是醉了!”

苏尘心里一阵无语。

摇了摇头道:“陛下,我还是先帮你治疗,随后再给你吃烧烤吧。”

“呵呵……”

赢政苍白的脸庞,浮现一抹虚弱至极的笑容,“朕,已经无药可医了,苏卿就别白费心思了。”

“陛下!”

“你可不能放弃治疗啊!”

“臣常年游历在外,拜仙人为师,习得一身仙术,你虽然病的重,却并不是无药可医!”

苏尘极力劝道。

“什……什么?!”

“朕的身体,还有药可医?”

赢政见苏尘一副认真的表情,怦然心动,眼底浮现希望。

“臣这就为你治疗!”

苏尘庄严肃穆地道:“陛下,请先闭上眼睛!”

赢政赶紧照办。

苏尘迅速掐了个剑指,对准赢政,一指点出!

“医神一指!”

“发动!”

升至lv2的医神一指,可以移除患者体内的一切负面状态!

连堕落天使莫甘娜的诅咒都可以,区区毒素,算得了什么?

旁人不可见的翠绿色能量,自苏尘指尖渗出,钻入秦始皇赢政体内。

一秒不到!

赢政体内累积多年的千夜草之毒,服用重金属炼制的药石剧毒,还有长年累月积攒下来的劳疾……统统祛除!

衰竭病变的器官,堵塞血管的血栓,胸中不甘的郁结之气……也是统统复原!

如果说,赢政病得只剩下05的血量,那么经过医神一指治疗后,血量瞬间恢复至60!

“陛下,你感觉怎么样?”

苏尘顺手从纳戒中,取出几袋子烧烤。

一股香喷喷烧烤的味道,顿时在寝宫内飘散开,钻入赢政鼻孔中……

“香……”

“好香!”

“烧烤!这是烧烤的味道!!”

赢政宛如回光返照一般!

猛然睁开双眼,从床上坐了起来!

从苏尘手里抢过一个烧烤盒,拿起几串烤腰子,就往嘴里咬去!

顿时!

一股无比怀念的味道,填满口腔!

香喷喷的烤腰子,辣味,胡椒粉和秘制酱料的味道,随着口齿咀嚼,在舌苔上翻滚!

“十年……”

“十年了!”

“朕想念这个味道,想了十年了……”

赢政哭了!

两行眼泪,再次沿着眼角滑落!

突然间!

赢政身体一颤,赶紧把烤腰子扔开,然后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双手!

“朕……”

“朕这是好了?!”

“朕没事了?!”

没人能想象,此时赢政的心中,有多么震撼!

一个即将病死的人,还是一位拥有宏图伟志的帝皇,满身顽疾,突然间痊愈了!大脑清明,四肢轻盈,除了还有点虚弱外,身体没有丝毫异样!

老天爷,真的愿意再借给他十年寿命!?

“陛下,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苏尘就坐在龙榻上,微笑地看着他,“我这仙术,厉害吧。”

“苏卿,是……是你,是你治好了我?!”

赢政张大嘴巴,惊恐地瞪着苏尘,哪还有一丝帝王威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