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来了。

他面无表情,满身戾气地来到了楚家客厅。

他一个人来的。

并没带任何帮手。

在楚家,他也不需要帮手。

徐稷下见到楚云时,内心很复杂。复杂到他无法用言语来描述。

但他相信,楚云和自己一样,不会忌惮陆凤凰。更不会容忍外人在楚家欺负大少爷。

是的。

只有楚少怀,才是他心中的大少爷。

楚云,只是楚家后人。

但这一切对于眼前的局势来说,并不重要。

楚云来了。

清纯白裙吊带萌妹子长发美腿养眼气质写真

正如楚云亲口所说,用不着他徐稷下出手。楚云不可能让陆凤凰在楚家欺负他的弟弟。

他唯一的弟弟。

楚云缓缓走到了客厅中央,站在了陆凤凰的面前。

这是他第一次与陆凤凰见面。

对陆颖,却已经很熟悉了。

他猜到陆颖会曝光此事。但他没料到,这件事会发酵到如此程度。

更没想到,姑姑会教唆楚少怀,去杀了他的堂姐。与他有血缘关系的陆家,彻底厮杀!

啪嗒。

楚云点上一支烟,却是递给了楚少怀:“坐下喝杯茶,休息一下。”

楚少怀闻言,内心极度复杂。

他接过香烟,却没有听楚云的话。

啪。

楚云一巴掌,抽在了楚少怀的脑袋上。目光平淡道:“连我的话也不听了?”

“这件事,我想亲自完成。”楚少怀咬牙说道。

“你已经做的够多了。”楚云揽住楚少怀的肩膀,语气平和道。“接下来的事儿,我来做。”

说罢,楚云转身望向陆凤凰。以及站在陆凤凰身边的陆颖。

“我二叔刚走,你们就迫不及待了?”楚云踱步上前。唇角泛起一抹玩味之色。“就像把我们楚家给拆了?”

“我们只是来认亲的。”陆颖嘴硬道。“是他想杀我。”

“他为什么要杀你?”楚云问道。

“他脑子有问题——啪!”

陆颖话音未落。

楚云一巴掌抽了过去。

正中她光滑的脸蛋。

当即将其打得红肿起来,嘴角淌血。

“想好了再说。”楚云面无表情的说道。“你记住,这里是燕京楚家。他楚少怀,是楚老怪的儿子。是我楚云的弟弟。”

陆颖怒火滔天。

捂住了红肿的半张脸。

望向楚云的眼神,也怨毒之极。恨不得将其剥皮抽筋。

而就连站在楚云正对面的陆凤凰,也微微皱眉道:“你们楚家人,还有打女人的爱好?”

“在我没问你的时候。”楚云给自己点了一支烟,浑身散发着一股阴冷之极的气息。“你最好闭上你的嘴巴。”

说罢。他的视线再度落在陆颖脸上:“回答我。为什么我弟弟,想要杀你?”

“因为他是个没用的废物!是个没有脑子的——啪!”

又是一巴掌。

结结实实地抽在了陆家第三代的陆颖脸上。

另外半张脸上。

只不过短短数秒钟。陆颖的整张脸扩大了好几圈。

就像是一个猪头。滑稽荒诞而好笑。

“你知道你为什么还能安然无恙地站在这里吗?”楚云逼近陆颖。直接忽视了陆凤凰的存在。

事实上。

就算陆凤凰位高权重。底蕴深厚。

可在楚云面前,她也完全降不住这个残暴且疯狂的年轻人。

这小子是连在红墙内都敢制造流血事件的主儿。

他会怕区区一个陆家第二代掌门人?

而且,还只是名义上的掌门人。

真正的王牌。是那个住在古堡中的,与当年事件有直接关系的——陆无双!

陆颖气的浑身颤抖。

她长这么大,就没有受过这委屈。

她从小就在养尊处优的环境下成长。

哪怕她极力掩饰自己的优越和得意。

可她的心气,是极高的。

她哪里能够忍受当众被楚云打耳刮子?

又哪里能够接受,被楚云如此羞辱?

她怒火滔天。

恨不得将楚云给当场手撕了!

“不是你陆家有多强。也不是我楚云,不敢得罪你们陆家。”楚云一字一顿道。“仅仅因为。你和我弟弟,有血缘关系。我若杀你。显得不仁。”

“陆老板。”

两巴掌过后。

楚云将注意力放在了陆凤凰的身上:“不如你替你侄女回答我的问题?”

陆凤凰微微眯起眸子。呼吸平稳道:“你想要什么答案?”

“你知道我想听什么。”楚云轻描淡写地说道。“但你大概率不敢说。是不是?”

陆凤凰皱眉。颇有些不快道:“我有什么不敢说的?”

“你陆家和我楚家有什么恩怨,你不知道?”楚云直勾勾地问道。“你陆家和我父亲当年发生过什么。你没听说过?或者说。你不知道远在异国的古堡,正在发生什么?”

陆凤凰闻言,神情逐渐凝重起来。

她似乎没料到楚云对消息的掌握如果迅捷。

更不敢相信。楚云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了如指掌。

“我不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东西——啪!”

响亮的巴掌声,在楚家客厅骤然响起。

这一巴掌,抽的是陆凤凰。

她漂亮有气质的脸蛋,瞬间红肿起来!

而这一巴掌。不仅打蒙了陆凤凰。

也让在场的徐稷下等人,浑身发毛。

这楚云,胆子太大了!

竟然连陆家掌门人都敢动?

他是真不怕陆家和楚家开战吗?

“这一巴掌,是替我弟弟打的。”楚云拍了拍手掌。似乎沾了陆凤凰脸上的粉底。不太喜欢这种触感。

“在楚家。没人可以欺负我弟弟。你也不行。”

一巴掌抽完。楚云抬眸盯着表情骤变的陆凤凰:“你最好现在给我个态度。或者表示一下。”

“我看在我弟弟的面子上,不会要你们的命。但想要离开,你得拿出诚意。”

楚云说罢。忽然俯身,凑在了陆凤凰的耳畔。

用只有二人才能听见的嗓音说道:“刚才这些话。是说给外人听的。我现在和你说点实在的。”

“我二叔若回不来。若死在你大哥手中,死在古堡里。”楚云话锋一转,斩钉截铁道。“你和陆颖,都给我陪葬。”

陆凤凰忽然有点后悔陪陆颖疯了。

在这座城,任何人都是讲规矩的。

唯独楚云这个疯子,完全不讲道理。

他敢在红墙内诛杀剑圣。

会不敢在楚家,杀了自己和陆颖吗?

陆凤凰人生第一次感受到了窒息。

手心,不自觉地渗出了冷汗。